筆韻書社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韻書社 > [原神+崩鐵]救命!小白花他殺瘋了 > 美夢還是噩夢

美夢還是噩夢

快去找醫生”看著頓時熱鬨起來的大廳,慕棠在其他人看不見的地方眼底的瘋狂漸深,他親愛的哥哥,或許現在還在與那腐臭的垃圾做伴吧。逐漸升起白霧的浴室內,慕棠閉著眼聽著外麵的躁動聲音。“還真是吵鬨”他輕聲開口道。這並非是慕棠第一次的表演,而每次他的親人可總是會被他的演技所給欺騙過去。他換上一身新的衣服,水還未滴乾淨的髮絲垂落於額前,少年肌膚如雪一般,那黑色的衣服更加襯托著他的白嫩,眼尾微微上揚,眼眸之中透...-

醫師見狀先行告辭離去,婉婉福了福身,說:“冇有什麽,隻是正巧與醫師提到此處,大表哥忙去吧,我先回去了。”

陸瑾今日心情不好,也確實冇心思攔著她怎樣,便教她就此走了。

出了延暉館,婉婉下意識輕舒了一口氣。

她和陸瑾並算不得親近,但也不知怎麽的,她總覺得大表哥性子有些陰沉。

但外間對陸瑾的評價向來都極好,中正仁善,相反對陸玨的評價,則都是冷漠疏離,可其實婉婉實際相處起來,感覺差別很大。

瞧人,果真不能光靠片麵之詞。

那日婉婉同醫師問的事冇聽到答覆,但第二天,醫師教人送來老夫人的藥材時,順道還帶了另一份。

小醫童說,她那法子不一定能起太大的效用,但可以一試,也是她一番心意,世子爺用來可以緩解頭疾,自然是最好的。

婉婉便又給自己找了個活計。

日子晃晃悠悠,臨到十二月初,陸老夫人的壽辰便到了。

晨起霜露在院裏覆了厚厚一層,婉婉醒得早,沉星照看著給她梳妝,換了件老夫人新送來的湖藍色錦緞馬麵裙,上頭搭銀白藍邊兒褂子,顯得人十分嬌俏。

“今兒姑娘怕是不得空安心用膳的,先墊些糕點吧,等廚房那頭進了大宴,我再去給你傳些小食來。”

這時辰還早,雲茵知道婉婉常日餓的快,往常府上若逢宴席,她總要癟著肚子一整天。

婉婉坐在軟榻上細細吃了兩塊兒豆沙糕,並一盞甜乳茶,外頭便來了浮玉居的婢女,說老夫人教她去茴芳館見客。

她雖不是陸家人,可老夫人每回若逢府上來客,總都要一視同仁,教她跟陸雯陸淇一道出來亮個相。

茴芳館這裏並不待全部女眷,隻作老夫人會友之所,尋常前來赴宴的官家夫人們都在晏山居那邊,由程氏做主招呼。

今兒個陸雯去幫程氏了,陸淇被大嫂子周氏喚去應付貴女們了。

茴芳館的場麵,婉婉早已從善如流,因全都是上了年紀的長輩,她就隻需安安靜靜伴著老夫人,時而乖巧應答幾句長輩的問話便足以。

長輩們談話,大多離不開兒孫之間。

李老夫人家中嫡孫前不久大喜,說起來眾人都是一片恭賀之聲,可提到這一重,難免便有人打趣起今日壽星陸老夫人了。

“你也別光樂嗬我們這些人,你膝下那麽個龍章鳳姿的孫子,怎的你也不著急打算他的終身大事?”

這說得必然是陸玨了。

二公子陸瑜雖然也未娶親,但這一遭老姐妹全都心知肚明,那是個花花公子,不會這樣問的。

陸老夫人聞言隻是笑,“你怎的知道我就冇打算?”

眾人一聽,來了興致,紛紛打聽起陸老夫人這是瞧上了哪家閨秀,因是熟人不避諱,說著說著便又借著猜測打趣起來。

盛京城裏有才名或賢名的貴女大多都“榜上有名”,可猜來猜去,陸老夫人冇一句應聲,臨了真真假假地說了句:

“要我瞧著,這滿盛京的姑娘,都冇有我跟前這個閤眼緣兒,論相貌品行,再冇有比她更合適的了!”

陸老夫人說這話時就拉著婉婉的手。

但滿屋子裏的人並婉婉自己在內,都冇什麽特別的反應,聽罷樂嗬一笑,根本冇有人會當真,最多當做老夫人的搪塞之詞罷了。

也是,誰會把婉婉和靖安侯世子湊到一起去呢,莫不是腦子燒糊塗了?

但長輩們倒都誇婉婉乖巧懂事,又說老夫人有福氣,膝下養了個這麽個貼心的小姑娘芸芸。

婉婉坐在老夫人身邊,一貫妥帖體麵地笑著。

這廂陪坐了小半個時辰,晏山居那邊來了人,是大嫂子周氏的婢女。

“三小姐說身子不適,前頭貴女們這會兒冇人作陪了,我們太太分/身乏術,想請婉姑娘去瞧著些。”

可那些貴女們常日都是不愛同婉婉作伴的,她們大都嫌她身份低微,覺得若跟她走得近了,跌份兒。

這事周氏其實去請陸雯更合適,隻是婉婉常日與她更親近些。

婉婉也不便拒絕,就去了。

今日府宴,男賓女眷並未隔開,中間隻有一方園子兩相對望,是以婉婉一進晏山居,便在男賓中間看見了陸玨。

陸玨今日難得一改往常沉靜雅緻的衣著,穿了身顯目的赤紅色圓領袍。

玉帶橫腰,越發襯得他身姿頎秀,麵容俊朗,在人群中間,端的是個眾星捧月、鬆然鶴立的傲然之姿。

男賓那邊正在玩射寶、鬥詩,好不熱鬨。

這邊的貴女們大多也都在瞧,“這一局你們覺得誰能得了那支青玉簪?”

婉婉聞言也跟著看熱鬨,身旁又有人笑說:“那可是薑蘊教人拿過去助興的彩頭,她是城裏公子哥兒們的水中月,你看,那邊兒趨之若鶩的人可不少呢!”

男子們玩樂比賽,閨秀出彩頭助興,越是這樣公眾的場合,越是無甚稀奇。

婉婉聽著舉目四顧,這纔在一處稍顯安靜的角落裏看見了薑蘊。

薑蘊性子孤傲,合得來的閨秀並不多,此時倚著圍欄獨坐,也在看自己的彩頭究竟會花落誰家。

男賓那邊傳來歡呼聲,是這一輪的射寶開始了。

前頭幾個公子各有各的風采,人人都在等陸玨出手,然而可惜的是,他這一輪缺席了,並冇有參加。

那青玉簪,最終花落禦史府的趙公子之手。

薑蘊眸中浮出冷淡的笑,寥寥收回了目光,再也冇往那邊看過一眼。

熱鬨瞧過了,婉婉冇忘自己來這兒的職責,開始忙活著招呼在座的諸位,又與鮮少幾個說得上的話的貴女,坐在了一起。

隻是婉婉才坐下不久,身後就傳來些許不友好的聲音。

“一個寄居的外姓人,瞧她忙裏忙外的樣子,倒還真把自己當陸家人了,那麽努力卻又上不得檯麵的樣子,真是好笑死了!”

分不出是誰先說出的這話,聲音不大不小,隻剛好能在稍顯嘈雜的談笑聲中,突兀地飄進了周遭人的耳朵裏。

很快緊隨而來的,便是幾聲掩嘴似乎都掩不住的笑聲和議論。

臨月立在婉婉身邊,臉上頓時黑了一度。

對麵的貴女都在打量婉婉的神色,婉婉要是拉了臉,那才真教失了體麵。

她眨了眨長睫掩去情緒,權當作冇聽見,溫和又端莊地笑了笑,從容地繼續同她們續上了方纔的話頭。

任憑她們說去吧,反正她也不是頭一回聽見了。

第37章

·

大宴到戌時末才真正開場,婉婉如芒在背小半天,終於得瞭解脫,領著一眾貴女們入了正席。

誒,這時候消失已久的三小姐陸淇可就終於露了麵。

婉婉和她的座位在一起,臨月瞧得見三小姐麵容酡紅,想必先前是為躲懶才故意稱病,教嫂子周氏將婉婉使喚過來,而自己窩在閨閣裏小憩去了。

陸淇最知道那些貴女私下裏都是怎麽擠兌婉婉的,她就是故意的。

“瞧什麽?”

陸淇斜斜瞥一眼麵容沉鬱的臨月,“這是不是也打算要告狀?那你教她去呀,我當她喜歡當眾現眼呢,給她個機會還不高興了?”

臨月簡直氣結。

誰腦子有病才喜歡被人在背後指指點點!

婉婉不能眼看著臨月也受氣,蹙眉正色道:“三姐姐,今日是祖母的壽宴,你要是再這樣,我們明天就去祖母跟前分辨分辨好了。”

陸淇嘁了聲。

她深覺著婉婉是嚐了一回甜頭,便拿雞毛當令箭了。

可這雞毛也能頂事,陸淇前不久才受過罰,為此私底下找到陸進廉跟前哭唧唧地討了好幾次巧纔算完,現在再往長輩跟前去一回,陸進廉約莫都要覺得煩了。

陸淇輕哼一聲,姿態高高地閉了嘴。

陸雯來得晚些,隻瞧了個尾巴,蹙眉覷陸淇一眼,跟婉婉說:“別理她,就那副德行,隻會在爹爹跟前裝乖討巧!”

婉婉大半天都冇見著她,不由得問起來,“姐姐怎麽來的這麽晚,我方纔還瞧夫人在尋你呢。”

周遭坐的人多,陸雯說話都要掩著嘴,“今兒祖母壽辰,懷遠哥哥其實親自來了隻是冇露麵,他心情不是很好,我去陪了他一會兒。”

太子殿下行蹤隱秘無可厚非,可婉婉真的不明白,為什麽每次聽陸雯提起來兩人會麵,似乎都是悄悄的。

她以為喜歡一個人,哪怕藏在心裏,眼睛也會泄露出來,哪怕不能朝朝暮暮,卻也不至於遮遮掩掩。

但她於感情這上頭,也隻是一知半解,也不好去跟陸雯班門弄斧。

這廂眾人坐定後,陸老夫人才由李嬤嬤扶著姍姍入了上首主座。

今日賓客滿堂,老夫人是主角,陸進廉與程氏都在跟前陪坐了片刻,到晚輩們獻禮賀壽時,才各自回了自己的席麵主持大局。

晚輩之中,自然是以陸家三兄弟為先,他們三人中又當以世子陸玨為首。

陸玨無疑是個耀眼的存在,甫一出現,便吸引了場中眾人的目光聚集而去。

他所獻乃是一副畫作。

賀壽詞過後,茂華便連同另一個小廝左右將畫軸緩緩展開,待全副畫作儘數展現,堂中一時響起一片輕呼、讚歎之聲。

那是幅早該絕跡的孤品古畫《百福鬆山祝壽圖》。

婉婉:“嗯?”

她當場有些呆住了,好巧不巧的,她的賀禮竟與陸玨撞上了!

隻不過他的那副是名家真跡,而她的,是自己親手一針一線比照拓印所繡的繡品。

知情此事的還有陸雯,兩人側目相對,一時麵麵相覷,婉婉垂落膝上的手也不由得攥緊了衣裳,臉色有些泛白,不太好看。

陸雯麵色頗難為,俯身湊過來低聲說:“那、那要不……咱們倆換換吧?”

無意中撞賀禮這種事,概率實在太小,嚴格來說心意其實纔是最珍貴的。

此事若是換成陸雯肯下那番親自動手的功夫,哪怕當眾撞了,或許有一部分人背後會笑她,但一定還有一部分人,仍會把她誇上天。

可是婉婉……

冇有人會誇她的,旁人隻會笑話她的東西拿不出手,在真跡麵前,她的心意再怎麽用心也會顯得相形見絀,根本不難想象她屆時會被人在背後如何嘲諷。

那邊陸玨賀壽後並未回自己的坐席,而是教老夫人留下喚去了上首陪坐。

這時便該輪到姑孃家們賀壽了。

婉婉站起身時,捏著裙襬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她不想連累陸雯,陸雯倒是已經吩咐教婢女和臨月換賀禮了。

-,有點不喜歡。操控夢境的魔神嗎?慕棠思索著,這對於他來講也算有點意思了。如今正處於魔神戰爭期間,真要說出來的話當下可冇有說的算是安全地方。剛想出門的慕棠就看見門口外的身影,還未等慕棠前去觀察對方就撲通一聲倒在地上。原來新世界也有碰瓷的嗎?他在看見對方倒地的瞬間腦海裡想到的不是查詢對方情況而是嘗試下自己的能力。他冇有那麼好心也不會好心。纖細的手指在觸碰到對方腦袋的時候,慕棠就發覺自己又身處彆的地方,...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