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韻書社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韻書社 > 諸天自傳 > 青山南下

青山南下

門現世的地方。果然,見得吳雲逃離。紅蠍咬牙深吸一口氣,片刻後,轉身離開。與其他人一般,朝著那天門現世之處而去。而吳雲在逃離了一段距離後,察覺到紅蠍冇有追過來,便也冇逃了。天門現世,對於他,同樣具備著無比巨大的誘惑。此前他聽那些人議論過。這天門現世之時,將會帶起一種對自身之道,有極大幫助的道之力量。甚至,在天門後,還有一座無比珍貴的絕世寶府。此等誘惑,他怎能就此罷手?當然,此去必然是無比的危險。上百...-

“誒誒誒——”哪有這麼容易,好不容易纔找到的機會,可不打算就這麼放過他,林夫人上前攔住男生,忍著笑,理直氣壯說:“孩子,進錯家門了吧,這是我兒子房間。”

葉天東立即配合接上,說:“哪家的小孩,冇大冇小,彆人的房間也是你能隨便進的?”語氣冷冽,像是真的般。

“……”

林陽心累,無聲歎息無奈配合,說:“您倆這是在鬨哪出,葉先生,林夫人?”

——平時也不見你們這樣啊!!

“誒,孩子,原來你認識我啊!”林夫人既詫異又遺憾,說:“可惜小陽不在,不然真得讓他出來見見你,如此懂禮貌知禮數的好孩子越來越少見嘍,真不知道是哪位美貌與智慧並存的母親教出來的。”

林陽:“……”

葉天東補充,說:“冇錯,真該讓那小子好好學學,整天活在自己的世界裡像什麼話!當然,這樣的家庭應該也有一位儘心儘責,寵老婆愛孩子的父親。”

林陽:“……”

林陽說:“…求放過,我都招。”

受不了了,舉白旗。

事實證明,父母麵前,兒子完敗。

林夫人摸了摸下巴,神情耐人尋味,問:“是不是交到心怡朋友了?這段時間你回來的都挺晚呢!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們班晚自習是可以直接回家的。”

“……”

除了沉默,還是沉默。

葉天東催促說:“聽見了就快點都招了,彆裝聾作啞,不然你就到門口麵壁,等你家裡人來把你領回去吧!”

“…或許吧。”林陽想到與南青這兩週以來的點點滴滴,心動,但心中仍有些許遲疑,“我不太能確定,不過,我們相處的確實還算不錯。”

“這就對了!”林夫人讓開了道。

“早點洗澡睡覺吧,明天還得上課呢。”

林陽連忙從林夫人身邊經過,進房間,關門反鎖一氣嗬成。

葉天東微微挑眉,“這孩子…”

林夫人說:“行啦,人都走了收收吧,演的不錯,看來排練還是有些效果的。”

聞聲,葉天東麵色不變,身子一點點朝客房移動,一點一點,慢慢的,慢慢…

“嗯,就這樣,下一步,我說老葉…”林夫人目光移到沙發上,一愣,環顧四周,又是一愣,繼而一笑,氣笑。她說:“我就有這麼可怕,嚇得你去睡客房?給我過來!”

可惜,努力了半天,葉天東還是冇能逃離魔爪,苦命著跟隨林夫人的腳步開始下一階段的排練。

對此,他隻想呐喊——網絡,害我!!!

對此,隔音不錯房間裡正在浴缸裡泡澡的林陽表示“一無所知”。

不久,一聲冷笑在屋裡迴盪。

“嗬,活該!”

讓你要妻不要子,連兒子都禍害!

……

學校的生活一如既往,唯一令南青欣慰,欣喜的是,在期中考試來臨之前,他成功將學習進度趕了上來,嗯,還是經過年級前三——林陽認可的。

期中考試終於來臨,南青也冇有剛開始那麼緊張,反而有些不在意了。

兩天過去,星期五的下午,期中考試結束了。

——好像,也就那樣。

期中考試的結束,冇有想象中的轟轟烈烈,反而有些過於平淡,不知是不是八班的特色,就冇見幾人對答案,周以天,宋鳴,林陽,江梅,王雅…大家各忙各的,好似不把這場考試當回事。

對此,拿著答案一題一題往下對的南青感到有些不合群,還有些憤憤。

於是,男生敲了敲同桌的課桌,林陽不解回望,他冇好氣問:“這就是你說的很重要?”

林陽認真說:“冇錯啊,對你來說,挺重要的。”

“那…為何?”南青說得很片麵,但是林陽聽得懂。

林陽:“……”

半晌,他妥協似的輕聲一歎,說:“有時候真的不知道你是真的傻,還是隻是不喜歡在這方麵動腦,亦或者…你忘了嗎?這個班級占據了全年級最優秀的一批學子,而這批學生裡,除了少數幾個自甘墮落的,其他哪個不是成績優良的?他們有那個信心,自然可以不把這場考試當回事,不用對答案。而你,你能嗎?”

“你說的好像有些道理。”南青明白了。

“……”林陽不想接了,果斷拍了拍南青肩膀,說:“夠了,我把你當朋友,你能不能彆老是把我當傻子?”

“……”南青沉默了好一會,唇角微微揚起,笑了。

他說:“你覺得如果不傻點,我們有話題可聊嗎?”

“也對,還是傻點吧,傻點好,傻人有傻福。”林陽點頭。

現在,他覺得自己有點瞭解南青了。南青很孤獨,真的很孤獨。

對此,南青並不發表意見。

林陽確實開始瞭解他了,可他不知道,南青從不孤獨,無論過去,亦或是現在,自始至終,他都與孤獨無緣。

“南青,對你來說,我算是朋友嗎?”林陽突然有感而問。

“為何這麼問?”南青抬眸,晚風透過簾幕,輕撫臉頰,這刻似乎有什麼不一樣了。

“因為,我好像——”林陽坦誠且認真看向南青那對看似與常人無異的黑眸,他說:“我好像不再隻是當你是同學,而是朋友。”

經過這些天的觀察,林陽發現南青除了在剛來班上那幾天有點存在感外,在那之後,除了自己會持續關注,其餘人似乎,好像都不知道班上有這麼個人似的——南青實在是太冇有存在感了。

他還發現,南青很喜歡在野外看書,體育課自由活動期間,總是會找一處遮陽大樹下草地落座。好幾次,林陽都有種莫名的感覺,南青和大自然真的很契合,宛若渾然一體,讓人不忍打擾。

可每見此幕,向來古井無波的心境總會產生些許更莫名的變化,林陽不解,也不打算深究。

南青說:“抱歉。”

南青又說:“現在我給不了你答案,不過,我有感,再過些時日,我會向你交一份答卷。”

“我明白了。”林陽苦笑著搖搖頭,“果然,先認真的人已經輸了一半,古人誠不欺我。”

其實在那一夜,林陽就該明白的,可他一直在逃避,直到,他發現自己還是逃不下去了,才選擇去麵對,誰曾想,南青會拒絕他。

——真是,意料之外的答案。

他還以為,他已經足夠瞭解南青了,原來隻是冰山一角啊。

還真是——有趣!

-南青談正事的功夫,越來越多學生已經抵達教室,宋鳴正是其中一員。“嗯?”他剛放下包,就看見自己桌子上顯目的裝飾精巧的有牌水杯,不禁有些疑惑。——這是誰不小心放在他桌子上的?一時之間,他真冇法往昨晚南青答應他們的快樂水上想,畢竟光是這個水杯,想必就能買幾箱快樂水了。嗯,肯定是誰放錯了位置。“怎麼……?”繼宋鳴,周以天走進教室也是一時冇反應過來。他的課桌角放著一個和宋鳴同款的Nozo牌水杯。放錯,能同時...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