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韻書社

登陸 註冊

筆韻書社 > 予我姝色全本最新章節列表

予我姝色全本

予我姝色全本

作  者:謝遙岑不帶

類  別:其他

狀  態:連載

動  作: 開始閱讀 加入書架 直達底部

最後更新:2024-05-09 22:45:18

最新更新: 太姒

我叫邑薑,在西歧長大,這裡是一個充滿稻子與希翼的地方,也是一個充滿遺憾與折服的地方。妳說渭水濁在我的記憶裡,它好像一直都那樣濁。伯母和伯父初見唱“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跡”的時候它濁,伯父用舟作梁浮橋行成迎娶商女的時候它濁,如今伯父在朝歌被囚它也還是那樣濁,伯母當真是我見過最美麗的女子,她和百姓們收割稻子的時候像陽隨著霧氣散在田地之間,又像是金色一片的銀杏林,無論人身在何處,都能看到一片不同於季節的盛大的樣子很美,她在城裡修河道的時候,百姓不信她不征力役,可他們隻見伯母帶著將士們拿刀劍的手皆揮舞著鋤頭挖地,方知曉伯母實實在在為他們挖河渠,一時間百姓都自發前來修築工事,男人挖地,婦孺便來送飯有那小娃娃光著腳到處跑,問她“貴人為什麼幫我們挖河”伯母摸了摸他的頭,說“挖河渠,就冇有水災了,莊稼不會被淹死,還可以吃飽飯”娃娃開開心心地跑走了,過了一會兒,拿了一串紫紅的漿果讓伯母吃,伯母笑靨如花的也很美。有年冬天我生病,我朦朧中望見伯母身著單袍從大雪中跑過來一臉擔憂地望著我,叫我不許再把軍誌冇日冇夜的看的樣子更美。伯母是個極好說話的人,聽西歧的老人家們講當年伯母真正嫁過來的時候,伯父他是想補償伯母的,可伯母講伯父已經在渭水河畔娶過她了。聽西歧的官員們講伯母從來冇有把他們當臣子來待,他們與朝廷是百姓的倚仗,伯母是他們見過最溫厚的人了。聽西歧的百姓們講,伯母是好人,一定可以把伯父和姬邑哥哥盼回來。伯母聽了隻是笑笑,我後來隨著伯母去暗牢裡罰人才知道伯母她原來一直不覺得自己是好人,那天回去路上她與我講“這世上可冇有人願意虧損,他們說我好,隻是因為我給他們帶來了益處,妳看暗牢的那些人,哪一個不是想抽我的筋扒我的皮”我反駁說那是因為他們擋了伯母的路,擋了天下太平的路,擋了西歧百姓的路,伯母隻是摸了摸我的頭“傻薑兒,妳會這麼想,隻是因為妳父親忙於政事母親又去的早,自小在我身邊長大與我親厚,這纔會自然而然站在我這邊想,不然,其實也是我與他們相互影響到,成了對方的絆腳石,不過我擁有的資源比他們多,自然指摘過後我就成了清白那一方”其實,還因為我以後要嫁給姬邑,要與她相伴十餘年。我隻好道“我不管,伯母就是這世上最好的人”伯母拉著我的手“哈哈哈,那說明小薑兒這顆心算是已經被我化掉咯。”,父親死了,也許是在回家的第九年,又或許他在朝歌食子肉的時候就已經死了。父親死後第二年姬發伐商,不過聽營中的將士說,他不準他們喊將軍,也許伐商的將軍一直都是父親,也隻會是父親。聽回來的線報說到了黃河姬發卻又帶他們回了營中,我起初是不明白的,母親說“發兒就是想看看天道到底憑什麼帶走了他最敬愛的父親和哥哥,也是想讓帝辛嘗一嘗求不回的滋味,一個人若是失去了他最大的倚仗,他就會不堪一擊,而對定帝辛來說,這倚仗便是天道”母親老了,可我覺得現在的她到比那個時候的她還要美上幾分,那時她尚有心願尚有可盼之日,如今她已經冇有什麼可失去的了,在父親身上折射的,是她從一無所有到以己心渡得全人心的歲月,在伯邑考身上帶著的,是她最快樂的時候,丈夫兒子都因為她有了定心針,可如今她已經的那些好時光已經慢慢乾涸掉了。這個時候的母親像極了所謂的神佛,再不見悲喜再不見傷樂,她隻能為公為眾,因為他們是自己的心血澆灌換來的。,母親走了,哪怕我在神佛求了十日也冇用。母親臨走前瘦了許多也白了許多,她像第一次見麵那樣摸了摸我的頭髮,對我說“小善兒,我從前問過妳父親天道是什麼妳父親當時對我說,是讓人放下自己珍視的,挑起自己不在意的,現在我覺得他隻說對了一半,發兒其實是在意的,我也是,隻要局麵是好的,出現在百姓麵前的人是誰不重要,因果輪轉的結局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要問心無愧,母親這一生很好,對百姓問愧,對自己也是。”我來不及伸手給她擦眼淚自己便已淚珠散落,我看見她嚥了氣,看見她再不能去稻田裡喚我小薑兒,看到她再不能騎著馬帶我去蘭台觀花。母親走後姬發也走了,今年的桃花開的一點都不好。。
相關: 郡主她掀風作浪  許是頭腦一根莖  梨花薄  往生簿  平安繩裡蹦出來個神仙  春宮夜宴  星辰信仰  斬靈相關的108式  以疼痛取悅  炎帝:華夏的火焰與希望 

簡介:

我叫邑薑,在西歧長大,這裡是一個充滿稻子與希翼的地方,也是一個充滿遺憾與折服的地方。妳說渭水濁在我的記憶裡,它好像一直都那樣濁。伯母和伯父初見唱“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跡”的時候它濁,伯父用舟作梁浮橋行成迎娶商女的時候它濁,如今伯父在朝歌被囚它也還是那樣濁,伯母當真是我見過最美麗的女子,她和百姓們收割稻子的時候像陽隨著霧氣散在田地之間,又像是金色一片的銀杏林,無論人身在何處,都能看到一片不同於季節的盛大的樣子很美,她在城裡修河道的時候,百姓不信她不征力役,可他們隻見伯母帶著將士們拿刀劍的手皆揮舞著鋤頭挖地,方知曉伯母實實在在為他們挖河渠,一時間百姓都自發前來修築工事,男人挖地,婦孺便來送飯有那小娃娃光著腳到處跑,問她“貴人為什麼幫我們挖河”伯母摸了摸他的頭,說“挖河渠,就冇有水災了,莊稼不會被淹死,還可以吃飽飯”娃娃開開心心地跑走了,過了一會兒,拿了一串紫紅的漿果讓伯母吃,伯母笑靨如花的也很美。有年冬天我生病,我朦朧中望見伯母身著單袍從大雪中跑過來一臉擔憂地望著我,叫我不許再把軍誌冇日冇夜的看的樣子更美。伯母是個極好說話的人,聽西歧的老人家們講當年伯母真正嫁過來的時候,伯父他是想補償伯母的,可伯母講伯父已經在渭水河畔娶過她了。聽西歧的官員們講伯母從來冇有把他們當臣子來待,他們與朝廷是百姓的倚仗,伯母是他們見過最溫厚的人了。聽西歧的百姓們講,伯母是好人,一定可以把伯父和姬邑哥哥盼回來。伯母聽了隻是笑笑,我後來隨著伯母去暗牢裡罰人才知道伯母她原來一直不覺得自己是好人,那天回去路上她與我講“這世上可冇有人願意虧損,他們說我好,隻是因為我給他們帶來了益處,妳看暗牢的那些人,哪一個不是想抽我的筋扒我的皮”我反駁說那是因為他們擋了伯母的路,擋了天下太平的路,擋了西歧百姓的路,伯母隻是摸了摸我的頭“傻薑兒,妳會這麼想,隻是因為妳父親忙於政事母親又去的早,自小在我身邊長大與我親厚,這纔會自然而然站在我這邊想,不然,其實也是我與他們相互影響到,成了對方的絆腳石,不過我擁有的資源比他們多,自然指摘過後我就成了清白那一方”其實,還因為我以後要嫁給姬邑,要與她相伴十餘年。我隻好道“我不管,伯母就是這世上最好的人”伯母拉著我的手“哈哈哈,那說明小薑兒這顆心算是已經被我化掉咯。”,父親死了,也許是在回家的第九年,又或許他在朝歌食子肉的時候就已經死了。父親死後第二年姬發伐商,不過聽營中的將士說,他不準他們喊將軍,也許伐商的將軍一直都是父親,也隻會是父親。聽回來的線報說到了黃河姬發卻又帶他們回了營中,我起初是不明白的,母親說“發兒就是想看看天道到底憑什麼帶走了他最敬愛的父親和哥哥,也是想讓帝辛嘗一嘗求不回的滋味,一個人若是失去了他最大的倚仗,他就會不堪一擊,而對定帝辛來說,這倚仗便是天道”母親老了,可我覺得現在的她到比那個時候的她還要美上幾分,那時她尚有心願尚有可盼之日,如今她已經冇有什麼可失去的了,在父親身上折射的,是她從一無所有到以己心渡得全人心的歲月,在伯邑考身上帶著的,是她最快樂的時候,丈夫兒子都因為她有了定心針,可如今她已經的那些好時光已經慢慢乾涸掉了。這個時候的母親像極了所謂的神佛,再不見悲喜再不見傷樂,她隻能為公為眾,因為他們是自己的心血澆灌換來的。,母親走了,哪怕我在神佛求了十日也冇用。母親臨走前瘦了許多也白了許多,她像第一次見麵那樣摸了摸我的頭髮,對我說“小善兒,我從前問過妳父親天道是什麼妳父親當時對我說,是讓人放下自己珍視的,挑起自己不在意的,現在我覺得他隻說對了一半,發兒其實是在意的,我也是,隻要局麵是好的,出現在百姓麵前的人是誰不重要,因果輪轉的結局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要問心無愧,母親這一生很好,對百姓問愧,對自己也是。”我來不及伸手給她擦眼淚自己便已淚珠散落,我看見她嚥了氣,看見她再不能去稻田裡喚我小薑兒,看到她再不能騎著馬帶我去蘭台觀花。母親走後姬發也走了,今年的桃花開的一點都不好。。

《予我姝色全本》最新章節

《予我姝色全本》正文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