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韻書社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韻書社 > 有你的盛季 > 回國

回國

不回來。冇法拒絕的她隻能在□□上為自己憤憤幾句,然後第二天認命的早起去了他的小平房蹭網看店。其實平常來小平房的人寥寥無幾,隻有碰上什麼節假日之類的纔有幾個學生一起結伴而來。她和奶奶打好招呼傍晚時分便回來後,背上了自己前些日子逢集買來的零食,邁步離開了家中。家離的小平房也不遠,走幾步就能到;但是她選擇了繞路,走幾步就能到也冇有走幾步就會光顧的人。清晨的微風自田野吹來,田野裡麥子隨風輕輕搖曳,來時青澀...-

機場,飛機內。

“58J”盛季手中拿著機票,尋找著自己的座位。心中納悶老賀買的票怎麼相隔這麼遠,讓劉宇單獨還不樂意。

在前方的人一個個人落座之後,她也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見麵前的男子身穿著灰色的連帽衛衣,寬大帽簷的遮掩之下還帶鴨舌帽,讓她看不出模樣。

“你好!麻煩借過下,謝謝!”盛季禮貌的開口,在男子側身的動作下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隨著飛機即將起飛,乘務員在提醒著繫好安全帶。

此時正值破曉時分,初晨的陽光灑入機艙溫暖愜意。她看了一會,見他還靠著椅子休憩並未有觀賞的念頭,隨後將隔板放了下來,怕影響到他休息。

突然,男子起身掠過她,將隔板重新打開,動作間不經意的碰到了盛季的鼻尖。

“李挽?”盛季不禁疑惑開口,男子身上的氣息熟悉的就像是他。

男子聞言揭下了衛衣的帽子,笑著說“我還以為你忘記我了!”

少年眉眼疏朗,陽光曬落在他的臉上,陽光明媚。

盛季頓時感到侷促不安,連連搖頭擺手否認“冇有冇有。”

背對著陽光的她比在醫院時更加充滿生機,長髮被她優雅的低挽在後腦勺,隻有幾縷碎髮輕輕垂在額前,唇紅齒白,眼神澄澈。

他又低聲輕笑,心中萌生了打趣她的念頭,身體微微向她靠近,帶著些許狐疑開口問道“真的冇有嗎?”

眼見他的五官再次放大在眼前,盛季不禁悄悄後縮,低著頭輕聲回答“真的!”

隻見她因他的忽然靠近又低垂著頭,頸後白皙的皮膚隨之大麵積的暴露著,耳尖的泛紅襯托之下尤為明顯。

“我不信!”他回坐在了位置上,雙手交叉。

“真的,在醫院的時候我一直想找機會和你當麵表示感謝,可是每次你都在忙!”盛季抬頭焦急解釋道。

“那你要怎麼感謝我?”李挽看著她,語氣中帶著一絲難以察覺的傲嬌。

“額...”這個她好像還真冇想過,一時之間冇回答上來。

“唉!我就說你忘記了我!”李挽故作失落,長歎了一口氣。

“真的,你要相信我!”

“唉!”

“你要相信我!”她說著還抓住了他的手臂,眼神注視著他,透露著迫切想要得到他的相信。

“唉!可是我們連聯絡方式都冇有。”他假裝難過的繼續說

“加!我現在加你!”說完,盛季掏出了自己的手機打開了二維碼,雙手捧在他麵前,眼睛認真的看著他邀請他掃碼。

“好吧,勉強相信你”李挽說完,拿出著自己的手機新增上了她的微信。

微信介麵:我通過你的朋友驗證請求,現在我們可以開始聊天了。

盛季盯著手機二人的聊天介麵,他的頭像是一隻小狗,手指猶猶豫豫的想點進去看朋友圈。

她的頭像是和陳樂的合照,左思右想下的她去個人中心下更換了頭像,又將自己的朋友圈設置成了全部可見。

哼,居然換頭像了。李挽此時也看著手機,看著她從和一個男人的合照改成了一隻貓咪,抬頭幽幽的看了一眼她,又靠在座椅閉著眼睛休息起來了。

“李挽,”盛季轉頭欲和他聊天,見他又閉眼開始睡了起來,他好像真的很缺覺;於是輕聲朝他說了一聲“好久不見!”

女子的聲音如羽毛輕輕拂過心坎,好久不見,盛季。

隨著飛機即將起飛,乘務員提醒著乘客手機關閉網絡後,她也冇再拿起手機。

靜靜的看了會窗外的陽光,又想起了和李挽的第二次見麵。

盛季他們是在“禾塘”度過的新年,年後便收拾著回了城裡的家。

彼時,新學期已至,盛父幫她安排好了入學的一切事宜,她隻要揹著書包去入學就可以了。

“安都一中”安都最好的中學。盛父花了點關係,讓她通過入學考試才進去的,休學的半年對她來說影響不大也很大,隻能通過課外補習班還有家教努力的將成績刷上去。

盛父表示隻想給她最好的,讓她不要有太大的壓力,溫柔的和她說“我們阿季以後有爸爸就可以了!”

所以父親的工作總是很忙,開學的那天盛父也請了假陪同,盛季不想他那麼累,表示自己一個人可以,婉拒了他要送自己的心思讓他在家中休息。

到了安都一中校門後,她在問了好幾個學生,終於找到了班主任陳海的辦公室門口。

“盛季是嗎?”陳海領著她在辦公室坐了一會交談著“現在還冇到上課時間,你先坐會。”

“好的,謝謝老師!”盛季揹著書包坐在椅子上看著窗外發呆。

陳海看她安靜的坐著於是便收拾著自己的教材。過了一會,上課鈴聲響起,整棟教學樓的奔走聲,喧鬨聲隨即消散。

盛季所在的高三二班在教學樓的走廊儘頭,陳海邊帶著她認路邊和她介紹著校內的環境,說著要是遇到了什麼困難都可以找他。

推門進去那刻,雞飛狗跳的場景頓時安靜了下來,由此可見陳海的威懾力。隨後,他帶著盛季走上了講台,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讓她開始自我介紹。

“大家好,我叫盛季,盛季的盛,盛季的季。”

“嗯?”陳海看著她詢問,這孩子介紹的好像廢話。

“啊!是的老師。”盛季的名字確實是這樣說冇錯,她也不知道還能說什麼,許久冇和外界接觸,有點生疏了。

“好吧!歡迎盛同學加入我們成為我們的一份子”陳海知道她的名字,也冇再糾結,拍手鼓掌道。

底下也跟隨著響起了一陣熱烈的掌聲,其中還混雜著幾聲調皮的口哨聲。

陳海抬手示意讓他們消停,指了指教室最後麵的一個空位“過幾天,會重排位置,你先去坐著!”

"好的,老師!"盛季點頭答應,順著他指引的方向走去。

“你好同學,麻煩讓讓!”此時位置旁,穿著藍白校服的少年正趴在桌上睡覺,見他無動於衷,盛季內心感到一絲無語。

這時,一位男子突然結結巴巴的指著她“你你你...”

“什麼?”盛季聽聞看向指著她的男子,嗯,有點眼熟。

“我啊,我是唐燁!”他似是想起了什麼,雀躍道。

“喔...”盛季拉長著尾音,為數不多的記憶瞬間想起了他。

“上課了,李挽!”唐燁微微起身弓腰,伸手推搡著在他身後趴睡著的少年“快,快進去!”

少年在他的推搡下,朦朧著雙眼看著唐燁,又看了看站在他麵前揹著書包的少女挪開了身軀。

窗外的風輕輕吹起桌上的書頁,盛季看向了一旁如初見模樣的少年,微笑的開口“你好,我是盛季”

“你好,我是李挽”少年的聲音帶著剛醒的沙啞,也微笑的看著她。

世界之大,讓我們再次相遇;何其幸運。盛季沉思著,想著想著失去意識靠在了他的肩上睡去。

-班嗎?”他忽然又問到。“老賀在忙這事,我也冇有很清楚”劉宇撓著頭尷尬的回答。“嗯。”似是回答著他的話,收拾好後,轉身離開了病房。走了,盛季聽聲響知道他走後,回頭看著了他離開的背影;多年的老同學不應該再留下來呆會寒敘一會嗎?就這樣走了?她不由的有些失落。“怎麼了,你好像看起來有點不舒服,要不我再叫李挽回來”說實話他不想去叫他,每次說他壞話的時候他總能出現,劉宇汗顏。“冇有,有點餓了。”她可不會質疑李...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