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韻書社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韻書社 > 她和他 > 相遇

相遇

,終於走了。”“哎,可惜了這個人類強者,若是能夠將他的靈魂抽取,肯定是大補之物。”“哼,你既然如此貪婪,適才為何不動手。”“本座適才就想動手。但卻被你們聯手攔下的。”“呸,你這個不知死活的東西。麒麟天尊已經手下留情,我等若是不識抬舉,它必定會回返將我等全部滅殺。你一人想死,難道還想拖著我們一起為你陪葬麽?”爭論聲此起彼伏,這些神道強者竟然也像是小兒般爭吵了起來。在隨後的數月之中,魔窖核心處發生了數...-

戎凱旋默默的站著,哪怕麒麟天尊的身形已經完全消失,他也不曾有任何的改變。隻是,在他的眼眸深處,卻多了一絲說不清的迷茫。

其實,在雷霆世界中,他也有著類似的機緣。隻要他放棄人類軀體,那就是獨角飛馬一族的登天強者。隻是,他最終放棄了這唾手可得的機緣。

但是,在他所見過的神道強者,對與力量和境界的渴求,卻是遠遠的超出了他能夠想象的極限。

昔日空中之城,他遇到的蒼鷹天尊,為了獲得更加強大的力量,竟然不惜捨棄肉身,奪取了獨角飛馬靈軀。而今日,更是有著麒麟天尊,為了獲得力量,生生將肉身轉化為鬼物存在。

可以說,這兩位登天封神強者已經捨棄了自身種族,完全變成了另外一種生命。

為了得到更大的力量,這樣的犧牲,真的值得麽?

“呼……”

一陣淡淡的風吹拂而過,戎凱旋的心中一寒,他陡然想了起來,如今的自己尚且在魔窖之內,而那些神道鬼物雖然被麒麟天尊輕易轟走,但它分明就是手下留情,並冇有將那些神道鬼物徹底滅殺。

若是這些神道鬼物再趕回來,自己可要吃不了兜著走了。

他收斂心神,重新登上了軒靈玉台,發動了最快的速度,朝著外圍趕去。如果是平時,他絕對不敢如此招搖,但此時此刻,卻已經是無所忌憚了。

終於,當他穿過了一片茂密森林,來到外圍之後,就立即收起了軒靈玉台,取出空間符籙,一把撕裂。下一刻。他的身形也是逐漸模糊,直至完全消失。

魔窖之中,十餘道強大的神念在戎凱旋的身形消失之後才逐漸的釋放出來,它們以秘法相互交流著。

“這個禍害,終於走了。”

“哎,可惜了這個人類強者,若是能夠將他的靈魂抽取,肯定是大補之物。”

“哼,你既然如此貪婪,適才為何不動手。”

“本座適才就想動手。但卻被你們聯手攔下的。”

“呸,你這個不知死活的東西。麒麟天尊已經手下留情,我等若是不識抬舉,它必定會回返將我等全部滅殺。你一人想死,難道還想拖著我們一起為你陪葬麽?”

爭論聲此起彼伏,這些神道強者竟然也像是小兒般爭吵了起來。

在隨後的數月之中,魔窖核心處發生了數十起強大的神道之爭,讓所有神道以下的鬼物們膽戰心驚,惶惶然不可終日。

※※※※

眼前白光一閃。戎凱旋終於回到了山穀內的傳送陣之中。

他長長的吐了一口氣,在回來的這段路程中,他也是提心吊膽,直至此刻終於離開魔窖。才放鬆下來。

不過,環目一圈之後,他剛剛放鬆的心情就再度變得緊張了起來。

因為他看到了,在傳送陣內外。竟然有著上百人駐守。

這些人中修為最差的也有著宗師境界,達到老祖修為的,更是有著二十餘人之多。他們都是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看著自己的眼神也是充滿了警惕。似乎自己是一頭由鬼物幻化而成的人類。

他心中一凜,團團的抱拳一禮,沉聲道:“各位……不知有何見教。”

既然在這些人中有著老祖級強者,戎凱旋就順口想要尊稱一句前輩。但是,話到嘴邊,他這纔想起自己如今也是老祖修為,這句前輩若是叫出去,肯定會為自己招來許多不必要的麻煩,所以就硬生生的嚥了下去。

其中一位白髮老祖緩步上前,道:“朋友且住,不要亂動。”

他的手中拿著一麵式樣怪異的令牌,朝著戎凱旋的身前晃動了一下。一道寒光激射而出,繞著戎凱旋轉了一圈,隨後安靜的迴歸。至此,傳送陣周圍的眾人才明顯的放鬆了下來。

戎凱旋眨了兩下眼睛,心中納悶。

白髮老祖的臉上已經換過了一副笑臉,道:“原來真的是人類同道,老夫等失禮了。”

戎凱旋嘴角一撇,搖了搖頭道:“兄台不必客氣,你們這是……”

白髮老祖連忙道:“哦,兄台剛剛回來,可能還不知道吧。”他歎了一口氣,道:“我們設置在魔窖中的一些禁製發來警報,如今魔窖之中數位神道鬼物發怒,已經離開核心區域而來到中圈。哎……”他搖著頭,繼續道:“引起這些神道鬼物發怒的,是我們人族一位貪婪的老祖,他在魔窖中滯留的時間超過了半年,所以無法控製體內氣血瀰漫,破壞了我們人族和鬼物之間的約定,纔會引起那些鬼物的怒火。”

戎凱旋臉上的肌肉微微抽搐了一下,道:“哦,是哪位同道啊。”

白髮老祖冷哼一聲,道:“不知道是哪個該死的傢夥,不過此人既然已經引起了神道鬼物的關注,那就是必死無疑。”頓了頓,他又道:“此人之死,那是罪有應得。但因其神道鬼物暴動,一個處理不好,就是轟動大陸之事。唉,如果讓我等知曉究竟是誰,肯定不會讓其好過。”

戎凱旋磕巴了一下嘴巴,他有心想要實話實說,但是轉眼一看周圍之人如此警戒,不由徹底的打消了這個念頭。

白髮老祖輕捋長鬚,道:“哦,尚未請教兄台大名。”他的眼眸中流露出了一絲疑惑之色,道:“進入魔窖的同道老夫基本上都見過,但卻忘記了兄台的姓名,還請多多包涵。”

戎凱旋哈哈一笑,道:“在下戎凱旋,無名小卒,不足掛齒。”

“什麽?”白髮老祖先是一怔,隨後就像是受驚了的兔子似的叫了起來:“你是戎凱旋……品寶巨城的戎凱旋?”

戎凱旋一怔,他怎麽也不曾想到,對方竟然會有著如此之大的反應。

輕咳一聲,戎凱旋沉聲道:“在下正是戎凱旋。”

白髮老祖膛目結舌半響,他那點著戎凱旋的手指頭似乎都有著一些微微發顫,片刻之後,他終於憋出了一句話:“你。你不是已經死了麽?”

戎凱旋翻了個白眼,心中暗罵。無論是誰,被人指著說自己死了,都不會感到高興的。

“你是戎凱旋。”

豁然,一道沉穩的聲音在他的耳邊響了起來,不知何時,一位滿臉滄桑的老人已經來到了他們的身邊。

當這位老者出現的那一刻,所有人都是恭敬的向其行禮,哪怕是白髮老祖都不曾例外。

戎凱旋的心中一凜,他立即明白。這位就應該是駐守魔窖的神道強者了。他不敢怠慢,連忙恭敬行禮,道:“晚輩確實是戎凱旋。”

老者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你若是戎凱旋,那就釋放光明之力,讓本座看看。”

戎凱旋猶豫了一下,道:“是。”他手腕輕輕一揮,一股乳白色光芒頓時以他為中心擴散了出去。

在戎凱旋宗師境界之時,他在光明之道上的領悟和威能就已經不遜色於光明老祖了。如今晉升老祖。這光明之力更是非同凡響。在他刻意是施法之下,乳白色光芒迅速擴大,最後將整座傳送陣都籠罩了進去。

“啊。”

眾多驚喜交加的聲音此起彼伏的響了起來,那些被光芒籠罩的人都是身不由己的發出了暇意的叫聲。

哪怕是老祖級強者們。此刻也是一臉的享受。

如果說最初眾人看待戎凱旋之時,都是警惕加上小心的話,那麽此刻他們看向戎凱旋的目光就充滿了羨慕和尊敬。

一位強大的光明老祖代表著什麽,冇有人比他們這些修者更加的清楚了。

老者緩緩點頭。豁然轉身,道:“隨我來。”

戎凱旋眨了一下眼睛,他收起了光明之力。緊隨其後跟著他進入了一處房舍之內。

在他們的身後,所有人都是一臉的不捨,他們都知道,這股光明之力的珍貴,但可惜的是,他們能夠享受的時間並不多。不過就算如此,也有許多人的暗疾得到治癒,經脈獲得疏通,特別是那些宗師修者,他們所獲得的好處就愈發巨大,對與他們日後修行有著難以想象的好處。

隨著老者進入房舍,那大門無風自閉。

老者轉頭,緩聲道:“本座滄海。”

戎凱旋連忙道:“晚輩拜見滄海天尊。”

老者輕輕的應了一聲,道:“金光天尊分身不是在魔窖中追殺於你麽,為何你不但能夠逃出生天,反而能夠晉升老祖?”他那平淡的目光豁然間變得明銳起來:“短短數月時間,不但接連晉升兩級,而且還達到了老祖之境,你有何機遇,與本座詳細說來。”

戎凱旋訝然抬頭,他從對方那凝重的表情中看出了一絲不同尋常的東西。不過,他這一次的機遇太過於離奇,怎麽也不可能坦言相告的。

猶豫了一下,戎凱旋道:“前輩,不是晚輩矯情,而是晚輩應承過一位前輩,不能外泄。”

滄海天尊的目光一閃,道:“哦,你在魔窖之中,也遇到了封神同道?”

戎凱旋想了想,道:“是,那位前輩與天鳳大人有舊,晚輩奉它之命,要去麵稟天鳳大人。如果前輩您想要知道,不妨在日後詢問天鳳大人。”

滄海天尊啞然失笑,道:“你小子,想要用天鳳的名頭來壓我老頭子麽?”

戎凱旋一臉惶恐的道:“晚輩不敢。”

滄海天尊大袖一揮,道:“天鳳的名頭和實力雖然不俗,但老頭子也不會弱了它。不過,既然你答應在先,本座也就不再強求了。”

他屈指一彈,一點寒星頓時激射而出,冇入虛空之中。

“自從你失蹤之後,你的幾個朋友就一直在外麵留戀不去,能夠得到這樣的朋友,也算是你的福分了。”滄海天尊來到了躺椅上坐下,道:“你出去與他們敘舊吧。”

戎凱旋心中大喜,行禮退下。

然而,就在他離開之後,滄海天尊的那張老臉上卻是泛起了一絲怪異之色:“他應該是去過了秘境,這場鬼物暴動也應該是他引起的。但真是奇怪,他是如何活下來的呢……”

ps:再過幾小時,就是今年最後一月了。

白鶴在十二月內保證碼出八十章,請各位在一週年的紀念日中,再投一張保底吧。

淩晨後,有加更一章。(未完待續。。)

-一位貪婪的老祖,他在魔窖中滯留的時間超過了半年,所以無法控製體內氣血瀰漫,破壞了我們人族和鬼物之間的約定,纔會引起那些鬼物的怒火。”戎凱旋臉上的肌肉微微抽搐了一下,道:“哦,是哪位同道啊。”白髮老祖冷哼一聲,道:“不知道是哪個該死的傢夥,不過此人既然已經引起了神道鬼物的關注,那就是必死無疑。”頓了頓,他又道:“此人之死,那是罪有應得。但因其神道鬼物暴動,一個處理不好,就是轟動大陸之事。唉,如果讓我...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