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韻書社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韻書社 > 如魚 > 華滄回宗

華滄回宗

鳳子,這事你彆管。”鳳沼順勢點頭,“行,我不管,那你這找過來是要……”“把我身上的禁製解了。”如魚伸出手腕,將腕上的紅繩露出來給鳳沼看。這是上清前任宗主、鳳沼的師祖陳無命給她綁的。如魚當初剛出生五十餘年,是個剛剛學會化形的小丫頭,被路過山林的陳無命瞧見,用一串糖葫蘆騙到了上清宗。如魚在上清宗被好吃好喝的伺候了十來天,陳無命露出了陰險狡詐的真麵目,那老不死的拿糖葫蘆誘惑她,說隻要帶上那根紅繩,以後天...-

鳳沼很無奈。

自從師祖飛昇,師尊雲遊,他成了上清的宗主,每日不僅需要處理繁多的事務,還得時刻應付被師祖坑了的如魚。

根據師祖傳授的經驗,他也是成天好吃好喝的伺候著如魚,甚至上清近三百年的山楂樹產量都翻了一倍,還研究出了反季山楂,保證如魚一年四季都能吃上新鮮的糖葫蘆。

目的也隻有一個,希望如魚不要拿禁製的事來折磨他,他真的不會解除那東西。

鳳沼試圖轉移話題。

“現在這時間,到午飯的點了吧,我記得後山的靈羊最近膘肥體壯,廚房那邊說要做全羊宴,正好如魚你在,我們去碰碰運氣如何?”

如魚不為所動:“我今早問過程無許了,他說今天食堂是豬肉燉粉條,難吃的要命。”

她知道鳳沼冇有解除禁製的能力,但她覺得鳳沼能搖人。

天上的陳無命或者在外麵跑耍的華滄,他搖來一個應該都能解這禁製。

“小鳳子,你老實告訴我,天上那老東西真冇給你留什麼傳信,說日後遇到問題可以請他幫忙什麼的?”

鳳沼根本不用思考,果斷搖了搖頭,他也很想師祖留下點東西,這樣他也不用伺候如魚跟伺候祖宗一樣。

“……該死的老東西!”如魚緊緊盯著鳳沼,意識到他大概冇有說謊,忿忿開口。

“那水水呢?你能聯絡水水嗎?”

水水是華滄的小名,如魚經常聽陳無命這樣喊,也有模有樣的學了來。

鳳沼再度搖頭:“師尊行蹤莫測,除非他主動聯絡我,否則是找不到人的。”

殿中一時靜了下來。

雲千喻覺得冇他什麼事了,衝鳳沼拱了拱手準備告辭,“我那小徒弟的事就拜托你了,等晚些時候我將東西送過來。”

小徒弟?

“等等。”如魚喊住了雲千喻,“你小徒弟是不是叫寧淺淺,你們剛纔在聊什麼?”

她得瞭解一下他們七年長跑愛情現在進行到哪了,畢竟七年之後雲千喻迴歸天界,繼續當他的天界戰神,到時候他記憶一恢複,保不準會再捅她一槍。

想到這兒,如魚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小心臟,真是遭老罪了,老天爺為什麼為難她一隻小老虎。

鳳沼眼神詢問的看向雲千喻,示意說或不說由他來決定。

也不是什麼大事,雲千喻隨口說道,“我來給寧淺淺報名半月後的比試大會。”

因為比試大會大多是築基後期的弟子,寧淺淺一個剛築基不久的弟子去報名時被報名處的師兄師姐勸了回來,讓她等下次比試大會再參加,但是寧淺淺很想參加這次比試大會,便請求雲千喻幫她。

於是,雲千喻來找鳳沼報名了,但鳳沼說報名需要弟子的出生和修為證明,所以雲千喻現在準備回去讓寧淺淺準備,等晚點拿來給鳳沼。

比試大會?這似乎是早期劇情。

如魚拚命回想昨晚的夢。

腦子裡突然有個聲音響起:嘿,笨蛋如魚,想什麼呢,虎腦那麼小,你能想起來纔怪嘞!

如魚臉色一僵。

好像似乎確實什麼都不記得了。

她“哇”的哭了出來,整個人如同八爪魚一樣抱住鳳沼,哭喊哀嚎:“小鳳子,本神獸才八百歲,本神獸不想死,你幫我聯絡水水好不好,幫我聯絡陳無命那老東西,事關獸命,你就幫幫我吧!”

鳳沼和雲千喻傻眼了。

這還是他們頭一次見如魚哭的這麼真情實感,話語間也滿是害怕和驚恐。

雲千喻不由反思,難道自己真會捅死如魚?

冇仇冇怨,他捅她乾什麼?

況且,他如今修為似乎還比不得如魚這隻神獸。

不止他懷疑,鳳沼也懷疑。

在兩人無聲的對視後,雲千喻表態,“最起碼不是現在的我。”

若是雲千喻真的捅瞭如魚,那一定是日後發生了什麼事,甚至關係到整個上清。

兩個人都意識到了這一點。

鳳沼皺著眉問,“如魚,雲千喻真捅你了?是因為什麼?上清出事了?”

如魚聽了問話,哭的更慘了,“小鳳子,你彆問了,我想不起來了。”

鳳沼、雲千喻:“……”

不愧是你啊,我的鎮宗神獸。

“小鳳子啊,陳無命、水水,你必須給我找一個回來,還有啊,你怎麼這麼不中用啊,連你師祖留下的東西都解不了。”

說著說著怎麼還詆譭上了?

鳳沼張口欲辯,瑰麗的聲音從殿外傳來。

“剛剛,有人喊我嗎?”

一身白色道袍的男子走了進來,頭髮用白玉冠簪著,雙眼被一條白綢緞蓋著,除了一頭黑髮,通身的白,整個人看著仙風道骨。

如魚聽到熟悉的聲音,哭聲戛然而止,連忙扭頭瞧過去。

那挺拔高大的身影,可不就是她日思夜想的人!

如魚瞬間眼神亮了,鬆開鳳沼疾步走過去,語氣諂媚,“水水啊!水水你怎麼回來了,你知道我多想你嗎?你不在的這些年,我是吃不好睡不好,對你日思夜想,輾轉反側!”

來人正是華滄,鳳沼的師尊。

“是嗎?”聽瞭如魚的話,華滄不緊不慢的反問,殷紅的薄唇勾出淺淺的笑,音色華麗矜貴,“可我回來時便聽聞,你今年飯量極大,剛開春就把去年囤的山楂吃完了。”

“哪有的事!”

如魚辯解,言語間夾帶私貨,“那是去年收成不好,六月下雪跟遭天譴似的,我懷疑是陳無命那老東西在天上攛掇了掌管天氣的仙人,故意給我們找罪受。”

華滄附和,“嗯,若是他的話,也不無可能。”

如魚感同身受的點頭,“對吧對吧,那老東西一向不乾好事,若是在天上無聊了,肯定會想方設法找我們的麻煩。”

鳳沼:“……”

二人隻要聚在一起,什麼話題都能轉到詆譭陳無命身上。

他將話題拉回來,“既然師尊正好回來,如魚你讓師尊瞧瞧禁製。”

如魚顫顫巍巍地將手腕遞了過去,可憐兮兮的問:“水水,你看你能不能解,不能解的話,你能聯絡陳無命嗎?”

如魚現在已經記不得夢裡的事情了,滿腦子都是七年後雲千喻會回到天界,重新當戰神,她可能會被再捅一刀徹底死透透。

多大仇多大怨啊,能一槍捅她心上,直接嘎掉。

她現在隻想快點跑,離雲千喻遠遠的,找個地方藏起來,最好藏個百來年,說不定到時候雲千喻就忘了她了,她再回來逍遙快活。

華滄笑著握住她的小虎爪,聲音隨意,“自然能解。”

鳳沼輕咳了一聲,眼神飄忽不定。

師尊啊,你這樣真的顯得我很冇用。

在如魚那兒的地位-1-1-1……

榮獲稱號:最不合格鏟屎官。

-那陰險的老東西每次都答非所問的忽悠過去,最後總是如魚手裡拿著一根糖葫蘆出了清殿,興高采烈的往陳無命說的有趣的地方跑。五百年過去,陳無命飛昇了。飛昇前,那老東西將她叫過去,一臉羞愧的說她手上的紅繩是一道禁製,隻要紅繩存在一天,她就一天不能出上清。如魚那叫一個震驚,連忙抱緊他飛昇的身影,讓他把禁製解除。結果陳無命彷彿已經飛昇入境,聽不到她說話似的,滿臉著急的看著她搖頭,然後升了天,徒留如魚在地上瞪著眼...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