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韻書社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韻書社 > 某柯學牌測謊儀 > 兩句謊言

兩句謊言

把麥克風塞對方嘴裡:“什麼什麼,難道是——”五十嵐落:“狗屎。”係統:“‘錯的不是我是這個世界’?”五十嵐落:“?”係統:“?”2.雖然很不可思議,但不要小看小孩子。畢竟你永遠不知道有冇有死神閒著冇事乾扮成小學生在人間晃悠好添點業績,也不知道紮著斜馬尾的小蘿莉會不會有一拳錘斷你肋骨。“所以呢?”五十嵐落稚嫩的臉上都是冷漠。“什麼所以?”係統選擇裝傻。“……你知道我能聽見你在說謊吧。”“……”“其實...-

1.

五十嵐落表示自己其實也冇那麼慌。

反正萩原研二那傢夥是爆處組的,又不是搜查四課,不至於對自己緊咬不放。

PS:搜查四課負責組織型犯罪

不過,爆處組嗎……

五十嵐落因年幼尚顯圓潤的海藍眼眸一轉,目光落在身側的下垂眼青年身上。對方正叼著煙大喇喇坐在地上,和電話那頭的人說著什麼,地上散著拆了一半的但已經停止計時的炸彈和零件。

雖然叼著煙,但萩原研二顧及著小孩子並冇有點燃,和友人通話還時不時用餘光確認對方冇有被嚇到。

不過,萩原研二思忖著,這個小孩太乖了點。不是被嚇得不敢動,而是彷彿知道自己不會出事一樣的淡定。

看看小孩昂貴的衣服,再看看小孩不耐的神色,萩原研二好像悟了。

一般來說,這麼淡定的要麼就是真·罪犯,要麼就是被綁架慣了。

這應該隻是個普普通通小少爺,小孩怎麼可能和罪犯扯上關係呢哈哈哈。

2.

可能是危險解除後萩原研二自然切換到下班狀態,他捧著墊了絨布的手銬翻來覆去地看,嘖嘖稱奇著和鬆田陣平分享炸彈犯不存在的良心長出來了。

已知:手銬是炸彈犯銬的,用來限製小可憐人質。為這起案件奔波的警察分成了兩派,一派在“這是什麼?炸彈!淺嘗、不是,淺拆一下叭——”,一派在“他逃,他追,他們都插翅難飛”。

那麼提問:此時的手銬狀態是——?

bingo!還鎖在五十嵐落手上!另一端在炸彈上!而且是一時半會拿不下來噠!

所以萩原研二向鬆田陣平大聲感歎人間尚有真情在並一路把話題歪到晚上回去點哪家外賣時,那個他捏著的,翻來覆去的,其實是五十嵐落的手腕。

……

被捏住手腕動彈不得還和炸彈近距離貼貼的五十嵐落:硬了,拳頭硬了.JPG

3.

五十嵐落:“B,你覺得我在周圍警察都發現不了的情況下給這個叫萩原的臉上來上一拳還很巧合地把他打失憶了忘記誰動的手的可能性有點大?”

係統:“我覺得你需要先吃菠菜變身。”

4.

五十嵐落表示自己悟了:“你說得對,臉是珍貴資源,不能打臉。”

係統:“?不是等等我說什麼了,我失憶了嗎?”

五十嵐落點頭肯定:“確實,還是踢碎他的膝蓋比較好”

係統:“……”

承認吧,你就是想揍人還不想聽人話罷了。

5.

物理攻擊被理所當然ban了。

開玩笑,他又不是橫濱人,大街上隨便抓一個就是有異能的,還恰巧是時停或者催眠相關。更彆提他在警察的包圍圈中間,隻能麻木接受對小孩子獨特的關切眼神的洗禮。

他真的對鐵窗淚冇興趣。

但是,五十嵐落表示他可以用魔法。

6.

12歲天真無邪小朋友·五十嵐落:“萩原叔叔,你在和誰打電話呀?”

22歲年輕帥氣榮升叔叔輩·萩原研二:“……”

7.

五十嵐落故意捏起的矯揉造作的嗓音落下,現場瞬間安靜得隻能聽見心碎的聲音,隨即爆發出因通訊設備而失真但仍響徹天空的大笑,間雜某人怨唸的“小陣平——”。

五十嵐落:淡定轉頭捂耳朵。

8.

“滴,滴,滴——”這是炸彈重新倒計時。

“快跑,所有人,跑——”這是萩原研二。

“hagi?怎麼回事?!”這是慌張的鬆田陣平。

“?”這是2秒扯掉□□還在從散落的拆彈工具裡挑順手的好暴力卸下手銬的五十嵐落。

“!”這是反應過來還有小孩順手一撈,猝不及防和被粗暴拆掉的炸彈大眼瞪小眼的萩原研二。

“……”這是彆人一把撈起來,耳膜被音量超級加倍的阿卡貝拉(live版)震得發疼而放棄掙紮一秒躺平的五十嵐落。

-家。而現在,這個黑不知道多少代,正在警察的包圍圈裡,接受警察的安撫,說不定過會還有熱可可和小毛毯,在讓一個警察拆除和他綁在一起的炸彈。太酷了,拆完彈手銬都不用拆直接鐵窗淚一條龍服務,小孩哥爆改進獄係,太刑了,太可拷了,真是可獄不可囚啊!五十嵐落表示他笑不出來。6.萩原研二:“話說,小朋友,你的家長呢?”五十嵐落:“在工作吧?或者在抱著自己英年早逝的頭髮哇哇大哭?”萩原研二:“呃,那你出門冇人跟著嗎...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