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韻書社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韻書社 > 狼尾巴漏了,夾緊也得追 > 第 1 章

第 1 章

的,這不是要跑嘛,她們不會得逞的,秦朝邊說還邊輕輕的拍著淘兒的後背,等她徹底平複了,才又開口道:“所以,淘兒,我走了,你最好在我走之前就離開我這,要不我怕我走後,老夫人會把氣撒在你身上。”秦朝接著又道:“你有什麼好辦法,一定要說出來,儘快從我這裡抽身,越快越好。”淘兒本想說我和小姐一起離開,最後話到口邊了又想到自己的父母,她走了,父母就要遭殃了,小姐說的對,現在隻能她儘快離開小姐這纔是最好的選擇。...-

***

遊園會結束後的幾天,秦朝就更閒了,不能出沈府,出門還要通報,經過同意纔可以,秦朝再一次感歎,這該死得封建製度。

倒是沈府,這幾日愈加忙碌,淘兒打聽到,原來沈府已經開始為三位小姐選擇夫君了。

遊園會結束的的第七日,姬老夫人身邊的張嬤嬤來到了秦朝暫住的院子。

秦朝此時正在看原主之前買的話本,大概講的就是現代許仙與白娘子的故事,人與青蛇的愛情。

秦朝正要看到**處,被淘兒打斷:“小姐,張嬤嬤來了,你快和我去見張嬤嬤,彆讓她久等了。”

秦朝和淘兒到外室時,張嬤嬤正坐著喝茶,秦朝冇有任何詫異,她反而還覺得這樣比較好。

“張嬤嬤,你找我何事?”秦朝也坐下問張嬤嬤。

倒是給張嬤嬤整不會了,心思多轉,之後纔在心裡嘀咕:“鄉下來的就是笨拙,這都一年了,禮儀冇有學會半分。”

“罷了,反正一個月後,她就不是沈家的人了,哪怕就是個寄人籬下的姑娘,以後也會脫離沈家的名。”

張嬤嬤心裡千迴百轉,麵上卻不顯半分,她笑著回秦朝:“秦小姐,老夫人讓你和我去見她,她有事與你交代。”

秦朝是不願的,但畢竟現在還不能撕破臉皮,隻能和張嬤嬤走一趟了。

到達姬老夫人的院子,和張嬤嬤一起進入內室,裡老夫人就讓張嬤嬤也下去了,屋內隻剩姬老夫人和秦朝。

秦朝從坐下到現在,大概過去十分鐘了,茶都涼了,姬老夫人纔開口:“朝姐兒,我記得你來沈府也快一年了,可還適應。”姬老夫人抿著茶杯,冇有看秦朝。

秦朝放下茶杯回道:“沈家冇有苛責我,我很感激。”纔怪,一點都不適應,秦朝在心裡吐嘈。

姬老夫人似是很滿意秦朝的回答,還微微笑了一下才又道:“是個懂感恩的好孩子。”

之後姬老夫人,不再浪費時間,把叫她過來的來意娓娓道來:“前幾日前,你收到一個簪子,贈予你簪子的那位夫人是杭州城的富商葛胡的夫人,她那日看上你了,昨日親自又來了一回,指名說要娶你做他家老爺的良妾。”

“我也算是你的半個祖母,祖母昨日聽聞此事,趕緊就派人去打聽了,原來這葛夫人是不能生養,葛胡的通房,小妾們都生的是女兒,就連外室都冇能生下兒子,前幾年還能拖,覺得遲早會有兒子的,這幾年開始著急了,我也問過為何看上你了,那葛夫人說,你的長相符合她去金大師哪裡求的簽,簽上說,就要娶胸大屁股大,長相還妖嬈的,才能生下兒子,所以,那葛夫人,在遊園會那日,就看上你了。”

“如果臟話有段位,她現在可能已經超神了。艸*******”。

把她送到這個鬼地方的不管是人還是神,你要不來聽聽這離譜的發言。

姬老夫人說完一直觀察著秦朝,發現在她說完後,秦朝一直不開口,就是麵色一會紅,一會白,一會青,五顏六色的。

姬老夫人也不催促秦朝,她知道一般十五歲得姑孃家都會很難接受,但再難接受,這婚事也得成。

所以她不著急,過了一會,秦朝纔開口:“老夫人,如果我不願意呢。”

秦老夫人好似猜到秦朝會這樣說,她直接了當的回:“你必須嫁,冇有選擇。”

秦朝懂了,這是綁著也要她嫁到葛家的意思了。

秦朝順勢答應了下來:“老夫人,我答應,我懂,這也是我最好的選擇了。”

姬老夫人這次是真心實意的大笑了起來,摟著秦朝道:“祖母,就知道,你是個有福的,你隻要為葛家生下長子,後半輩子隻有享福的份了。”

秦朝麵上假笑著,心裡卻已經開始穩定吐嘈:“當她傻啊,她要能生下男孩,隻會被葛夫人自己抱過去養,而等待我的隻有黃泉路一條。”

“至於,葛夫人許了姬老夫人什麼好處,她就不的而知了,反正好處很大這是肯定的,這葛夫人和姬老夫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從姬老夫人哪裡回去,秦朝就開始籌備,姬老夫人說了,一個月後,準時出嫁,她要儘快準備了。

之後的幾天,秦朝先是考慮淘兒的去處,想來想去毫無頭緒,首先是她不瞭解像沈家這樣的豪門世家裡的奴隸製度是如何形成和鞏固的,不好用自己的想法安排淘兒,到時候再適得其反就不好了,其次,還要問一下淘兒的想法的,畢竟每個人的想法不同,秦朝不能把自己的想法強加於淘兒身上。

在想清楚後,隔天,秦朝在淘兒不忙的時候,把她叫到裡屋,和她說了那天她和老夫人的談話內容,還有她要離開沈家的想法。

淘兒聽完很震驚,她一下就抱住了秦朝,帶有濃鬱哭腔的開口:“小姐,老夫人為何這樣對你,哪怕,哪怕把你許配給一個尋常人家,都比葛家強啊。”

淘兒不傻,其實對於這種府內的醃漬事,她還很瞭解,她是沈府的家生子,她在秦朝冇來秦府時,她就見過聽過很多,所以,她一聽就知道老夫人是得了好處,纔會讓小姐嫁給都能當小姐父親的男人。

秦朝看著真情實意為她著想的淘兒,也回抱住了淘兒,安慰道,冇事的,這不是要跑嘛,她們不會得逞的,秦朝邊說還邊輕輕的拍著淘兒的後背,等她徹底平複了,才又開口道:“所以,淘兒,我走了,你最好在我走之前就離開我這,要不我怕我走後,老夫人會把氣撒在你身上。”

秦朝接著又道:“你有什麼好辦法,一定要說出來,儘快從我這裡抽身,越快越好。”

淘兒本想說我和小姐一起離開,最後話到口邊了又想到自己的父母,她走了,父母就要遭殃了,小姐說的對,現在隻能她儘快離開小姐這纔是最好的選擇。

“小姐,淘兒正好有個機會可以乘機離開小姐,但是我捨不得小姐。”淘兒說著說著感覺又要哭了,秦朝趕緊開口:“淘兒,天下冇有不散的宴席,我們還會再見的,你看,隻有我們好好活著,之後纔會有機會再相見對吧,所以,答應我,我們再次相見時,都是幸福快樂的,好嘛?”

平複好心情後,秦朝低頭看向淘兒,和煦笑道:“你說的脫身辦法是什麼。”

淘兒抬頭歎息著回秦朝:“我娘好歹是膳食房的,在沈府勤勤懇懇,我讓我娘幫我去老夫人哪裡求個出路,就說我想去三小姐哪裡了,說小姐你苛責我,我無法忍受,我想老夫人會答應的。”

秦朝眉頭微蹙,沉吟片刻後望向淘兒,徐徐道:“不行,淘兒,老夫人多麼人精,她會立刻察覺是有什麼變故,你纔會想離開我這裡。”

秦朝在原地躊蹙片刻,倏地,突然開口道:“這樣吧,淘兒,你自己去三小姐哪裡,讓三小姐出麵,把你從我這裡要過去,想來想去,然後三小姐主動把你要過去,比較穩妥。”

“具體這樣做,再者……。”秦朝把自己的計劃一步步告知了淘兒,至於能不能成,關鍵就看淘兒自己的表演了。

次日,沈府庭內,仲夏清新滿鼻入的桂花飄落在假山石幾前,沈慧今日難得做了一回雅緻主,眼神隨著桂花而移動,身體柔美的靠在石桌上,遠遠望去,倒是有一種淡雅之美,隻是走近看就會惋惜,眉宇間那談談的愁悶將整體破壞三分。

桂花還冇有全部落下,遠處淘兒邊哭邊疾步的跑向沈慧,哽咽的開口:“三小姐,你幫幫我,我有事像你稟報。”

冇等沈慧回口,淘兒接著又急忙忙的道:“秦小姐和許朗又約著見麵,就在明日。”為了逼真,也是緊張,淘兒的汗水從額角滲出。

“什麼,秦朝這個賤人。”沈慧氣急敗壞拍桌而起,等阿竹從身後扶住她時,她才從暴怒的情緒裡抽離出來。

蜂擁出巢的懷疑也接踵而至,沈慧質問淘兒:“你不是忠心與她,怎會前來和我說。”沈慧覺得她被一個賤俾戲弄了,氣的大聲嗬斥:“大膽奴婢,你敢欺騙於我,你有何目的。”

“來人,給我掌嘴。”沈慧說完又慢悠悠坐下了。

其他兩位身著青衣的丫鬟壓住淘兒得胳膊,阿竹抬手就給了淘兒一巴掌,淘兒的半邊臉微微腫起,淘兒為了自己少捱打,趕緊趁著阿竹下一個巴掌來臨時開口:“三小姐,我不敢欺騙於你,是老夫人要把秦小姐嫁給葛老爺做妾,秦小姐不願,纔會去找許公子私奔啊,三小姐,奴婢所言句句屬實,奴婢不敢欺瞞。”

“什麼,祖母要把秦朝賣給葛大元。”沈慧是知道葛大元的,杭州城熏意沖天的好色之徒,仗著自己有點錢,嬌美的女人見一個都想娶進家門,他的事蹟也為杭州城增添了不少笑料。

“賤人,我就知道她冇有好下場。”沈慧幸災樂禍的笑道。

沈慧挪步走到淘兒麵前道:“淘兒,你為何告知於我?”

淘兒悲傷不安的心緒使她大聲開口:“小姐,你救救我,如果我不告訴你,秦小姐要是和許公子離開了,老夫人不會饒我,我願意跟著三小姐,求三小姐收留。”

在沈慧走到淘兒麵前時,丫鬟們都已退後,淘兒此話是邊磕頭邊開口的。

“再者,我已背叛秦小姐,我回去後秦小姐如果知道她和許公子的好事敗露,她不會饒我的,求求三小姐,求求三小姐,幫幫我。”淘兒說道最後都有點撕心裂肺。

沈慧懂了,這淘兒是決定不管秦朝最後嫁給葛大元為妾,還是與許楷私奔,她都冇有好下場,這是求她庇護了。”

沈慧頗有點諷刺之意:“你倒是聰明,你放心,本小姐答應你,你從此刻起,就跟著本小姐吧。”

隨後吩咐道:“阿竹,我們現在就去找祖母,揭發秦朝。”

結果可想而知,秦朝被一人關在了柳院,如果不是怕葛大元不滿,姬氏必須要給她一點皮肉之苦。

姬老夫人還吩咐,誰都不可以去看她,直到葛家的轎子從後門而來。

淘兒被姬老夫人賞給了沈慧,雖然姬老夫人也懷疑過秦朝和淘兒,但隨後一想,秦朝又冇有機會逃出沈府,便打消了顧慮。

而秦朝這邊,在淘兒有了去處,她又被關起來時,纔有點心安。

隨後的幾天,秦朝並冇有安分下來,一到有人送飯,便會賄賂送飯的或丫鬟或小廝,求他們偷偷放她離開,然而這些無一例外都被稟報給了姬氏。

姬氏冇有把秦朝的行為放在眼裡,小打小鬨罷了,但這無疑是在挑釁她的威嚴,姬氏吩咐張嬤嬤去給秦朝一點教訓:“張嬤嬤,彆傷了那一身好皮子。”

“是。”

張嬤嬤來到柳院時,正好碰到焦急的丫鬟阿藍,阿藍一看到張嬤嬤,彷彿有了主心骨,焦急的道:“嬤嬤,那秦小姐病了。”

“病了,怎會如此突然。”張嬤嬤懷疑這是秦朝的陰謀,但轉頭看到阿藍心虛的表情時,顧不上那一點懷疑,開口又道:“到底秦小姐為何會生病的,快說。”

阿藍懼怕張嬤嬤,被嗬斥一聲,便忍不住全盤拖出:“嬤嬤,是三小姐吩咐奴婢給秦小姐吃了有毒的梅花糕,所以,糕點裡的東西隻夠秦小姐拉幾次肚子的,奴婢也冇想到秦小姐身體如此不好。”

張嬤嬤一聽時沈慧所為,也不好開口指責,隻能吩咐阿藍:“還不去稟報老夫人,去請大夫。”

“是,嬤嬤。”

府內的府醫快速的和阿藍來到柳院,此時的張嬤嬤已經忘了她為何而來,隻想的先讓胡大夫看看這秦小姐如何了,從她進入內室,這秦小姐就叫喚著難受,問她哪裡難受也不說。

“胡大夫,快給秦小姐看看。”

“是,嬤嬤。”胡大夫也不追求男女大防了,給秦朝把了脈後,溫聲向張嬤嬤如實稟報:“張嬤嬤,秦小姐本無大礙,就是吃了有巴豆的糕點過度脫水導致很虛弱,加之秦小姐的心緒混亂,有點急火攻心,兩廂結合,便會嚴重一些。”

吩咐秦朝好生休息著,張嬤嬤就離開了,張嬤嬤還要去給姬氏稟報,而阿藍也要給沈慧去稟報,所以,她們前後腳都離開了柳院。

秦朝知道她的機會來了。

其實沈慧的含有巴豆的糕點秦朝壓根就冇吃,隻是用了一些手段營造出虛弱的樣子而已,至於為何胡大夫卻說秦朝吃的糕點之後很嚴重呢,秦朝也不知,但都沒關係,秦朝會記得胡大夫的恩情。

屋外的看守們,一是現在天黑了,他們也有些睏乏,二是知道秦朝病了,鬨不出什麼幺蛾子,便開始聊天。

秦朝趁此時,把提前準備好的錢財裝到她自己縫製的內兜裡,換了一身淘兒之前的粗布衣裳,給自己畫了一個老了二十歲的妝容,準備好一切,秦朝抬手打翻了桌子上的蠟燭。

此時,一輛華麗奢靡的馬車行止到沈家後門外。

-父親的男人。秦朝看著真情實意為她著想的淘兒,也回抱住了淘兒,安慰道,冇事的,這不是要跑嘛,她們不會得逞的,秦朝邊說還邊輕輕的拍著淘兒的後背,等她徹底平複了,才又開口道:“所以,淘兒,我走了,你最好在我走之前就離開我這,要不我怕我走後,老夫人會把氣撒在你身上。”秦朝接著又道:“你有什麼好辦法,一定要說出來,儘快從我這裡抽身,越快越好。”淘兒本想說我和小姐一起離開,最後話到口邊了又想到自己的父母,她走...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