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韻書社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韻書社 > 紀山海 > 瘟咒

瘟咒

...偏了偏了”“這再擦一下,快點,擦乾淨了嘛就在哪偷懶”“這裡再擦一下’’今天是昆吾派掌門的壽辰,各院弟子們都起的很早,為宴會的佈置所忙碌。然後昆吾山上的另一處卻是一副截然不同的景象。晨光透過窗戶照進屋內,,躺在床上的女子因為陽光的照射,不滿的揉了揉眼睛,隨後從床上坐了起來。女子一頭墨黑色的長髮隨意的搭落在身上,一雙明媚的桃花眼不斷的眨動著,濃密修長的睫毛隨著眼睛的眨動而上下飛舞,冷白的肌膚在陽...-

宜城落座於都廣之野與湖廣之野的交彙處,山川遍野,綠水長清,春意的氣息使得這裡越發生機盎然,鳥兒在空中飛過,魚兒在水中遨遊,城內也是一片安樂祥和。

城外的一片竹林中,一道青綠色光芒閃爍。

“師兄到了到了,快請客快請客,我要去城內最好的酒樓”。

兩人一遍走一遍討論著宜城裡有哪些好玩的地方。好不容易可以宰到蘇清逸一筆,薑泠可得好好挑一挑。薑泠走到離她最近的一家賣包子的鋪子前詢問:“大爺,這宜城哪家酒樓最貴啊?”

“最貴的?最貴的那肯定當屬桂銀樓,不過啊,這桂銀樓的菜好看確不好吃啊!”

薑泠心想“嘖,不好吃還貴,不劃算啊”又追問到大爺:那麼那個酒樓菜味道好啊?”

“味道好的,那當屬追月樓了,追月樓的菜,那叫一個香,尤其是宮爆雞丁,麻辣兔頭,不過追月樓的招牌確實是一壺酒,喝過的都讚不絕口,酒樓每天座無虛席,小姑娘你要是想去追月樓,哪就要趕緊的啦!”

薑泠一聽便著急的問:“大爺,追月樓在哪啊?”賣包子的大爺便用手用手指著說:“這條街走到儘頭向右走跨過2條街就到了,追月樓就在街口。”知道了地方薑泠跟大爺道了聲謝,便趕緊拉著蘇清逸去追月樓。

轉往街道口,一座三層高的建築屹立在此,梨木紅門,飛簷翹角,距離紅門三尺高的地方,掛著一幅鑲著金絲邊框的樓排,龍飛鳳舞的寫著三個字

“追月樓”

站在樓外,有一股淡淡的梅花香氣,在鼻尖縈繞,越往裡走,那勾人的梅花香愈烈愈濃。

“小二再來二兩酒”“好嘞”

“小二再加一份蔥爆牛肉”

酒香四溢,人聲鼎沸,追月樓內座無虛席。

薑泠和蘇清逸順著大爺指的路線來到了追月樓門外,屋內飄散著濃厚的酒肉香,讓站在門外的師兄妹二人有些不淡定了。

“師兄,好香啊,這老伯說的一點都冇錯”

“師妹咱們趕緊進去吧,我怕裡麵冇位置了”

蘇清逸拽著薑泠的袖子就往屋內走。師兄妹二人在一樓轉了好半天,才找到一個空位。

二人坐下後,薑泠高喊道“小二,點菜”

語落一個身穿著灰色衣服的人跑了過來喜笑顏開的問道。

“客觀想吃點什麼?”

薑泠率先點了大爺推薦的宮保雞丁和蔥爆牛肉,實在想不出來有什麼想吃的菜,便問小二。

“你們這,有什麼招牌菜嘛?”

“招牌菜,那可多著呢,我建議您點一份蹄花湯,陪著蘸碟,那叫一個香,還有香酥鴨,不來我們這,梅花釀那肯定是必不可少的”

“行那就再加這三個吧”

點完菜,薑泠倒了杯茶,環顧了一下四周,每一桌的桌子上,都點了梅花釀。薑泠收回視線對蘇清逸問道。

“師兄,紀延師兄什麼時候過來啊”

蘇清逸看了一下日暮令裡的訊息回道

“過幾天吧,他現在還在少陽,等事情處理完畢後,過來和我們彙合”。

在兩人閒聊的時間,點的菜也已經端上來桌,當然少不了每桌必點的梅花釀,薑泠率先夾起了一片牛肉放進嘴裡,蔥油香混合著牛肉的香氣在嘴裡爆開,薑泠清冷的眼眸忽然一亮,又多夾了幾塊吃進嘴裡,一邊吃一邊對蘇清逸說。

“師兄這個真的好好吃,你快嚐嚐”。

蘇清逸看薑泠吃的不亦樂乎,也乾淨吃了起來,師兄妹倆你一筷子,我一筷子的。吃到最後,薑泠實在是吃不動了才放下筷子道。

“師兄我吃不下了,要不是我好撐,我真的還想吃下去”

“師妹我可以把他們吃完的”蘇清逸嘴裡抱著菜鼓鼓的說到

薑泠吃完有些渴,用手將酒壺的瓶塞打開,一股梅花香順著瓶口緩緩的流出,薑泠給自己和蘇清逸各倒了一杯,常了一口,酒味清甜,酒香中的梅花香濃鬱,梅花香也是縈繞在口中久久不散。酒水在杯中呈現著淡淡的粉紅色,甚是好看。

薑泠滿足的大喝一口,心想“不虧是招牌”

師兄妹吃飽喝足後天已經有些昏暗了,兩人便在追月樓附近找了一家客棧先住下。

到客棧後蘇清逸給周瑾楠發了條訊息,彙報了一下他們的情況,薑泠因為坐不住,就在客棧裡閒逛。夜幕降臨,客棧外來來往往的人,越來越多,薑泠好奇的向客棧的掌櫃問到。

“掌櫃的,外麵怎麼這麼多人啊?”

“姑娘是這樣的,我們宜城自古在陽春三月有舉辦燈會的習俗,你剛好趕上了我們舉辦燈會的時間,姑娘感興趣可以去看看,燈會上好玩的東西還挺多的還”。

薑泠笑著對掌櫃的道了聲謝,然後轉身上樓去找蘇清逸,蘇清逸的房間在二樓左邊第一間,薑泠的房間靠著蘇清逸是第二間。

走到房間門口,薑泠抬手敲了敲說到

“師兄今天宜城的燈會開了,我想去逛燈會了,你去不去啊”

蘇清逸連忙開門對薑泠說到:“去啊!我當然去啊,現在走嘛?”

“當然啦,肯定是現在去嘍”兩人收拾好東西遍離開客棧去逛燈會

一路上宜城的大街小巷都掛滿了燈籠,一盞盞燈火猶如天上的繁星,星星點點的燈光點綴著城池散發出耀眼的光芒。

各家店鋪前也擺滿了各式各樣的花燈,兒童們拎著自己喜歡的花燈在爹孃的帶領下歡樂遊玩。過往的人們彼此擦肩而過,卻又因為耀眼的燈光,選擇再次回眸。

薑泠和蘇清逸順著街道慢慢悠悠的走著,時不時在各個商鋪上隨意轉轉。薑泠看到一個賣糖葫蘆的大爺,一顆顆水果裹著晶瑩剔透的糖衣在燈光的照射下閃閃發光,也勾起了薑泠的味蕾。

薑泠順著人流向糖葫蘆擠過去,選了根草莓的滿足地大咬一口,草莓的酸混合著糖衣的甜讓薑泠明媚的眼眸笑意更深。

薑泠一心專注的啃著手中的糖葫蘆,順著過往的人流不斷地向前走動,等糖葫蘆吃完才反應過來自己和蘇清逸走散了。

不覺間,薑泠來到了拱橋邊,三三兩兩的人穿橋而過,橋下的河水中漂動著星星點點的河燈,那明亮的河燈隨著河水流動的方向漂動。

流水中微弱的燈光點亮著水麵,水中倒影著河燈的影子,也映襯著空中的燈火。

年輕的青年才女們掌扶著燈籠,沾染著墨水的筆尖隨著手指滑動的方向留下墨色的印記。

鬆開了掌扶的手指,明亮的燈火隨著風的方向舞動。一盞一盞的燈火彙聚成漫天的星河。

薑泠的視線跟隨孔明燈飄動方向移動,在一群飄動的孔明燈中出現了一個不一樣的款式。

是之隻白色的狐狸燈,尾巴緊緊的勾住明亮的燈火。燈光的明亮使狐狸的眼睛更加的神采奕奕。

這盞款式獨特的燈卻隻在這一片地方飄動,並冇有同其他燈一樣會慢慢的飄離視線外。

薑泠突然發現狐狸的爪子上有一根細細的絲線,順著絲線延展的方向看到了一位少年。

少年玉冠束髮,白衣窄袖,湖藍色的腰封係在腰間,衣襟和袖口出也同樣用著湖藍色的絲線繡著竹葉花紋。眉眼深邃,棱角分明。

少年彎曲著一條腿,半倚著靠在房梁之上,修長的手裡握著一把白玉扇,係在風箏上的線也纏在了扇柄上,視線緊緊隨著狐狸燈而移動,因為狐狸燈而微微上揚的嘴角使清冷麪孔變得更加生動。

薑泠看著眼前的這位少年心想,這男生放在現代是能引起一堆女生瘋狂的程度。

不知是薑泠的視線太過凸顯讓少年察覺,還是無意間的舉動,少年突然轉變了注視著燈籠視線,轉頭向下看去。兩道炙熱視線在這喧鬨的夜晚去悄然的交接。

裴時遇來到宜城,看到這裡正在進行等燈會,望著滿天飄動的明燈,便突發奇想決定自己去做一個專屬於自己的燈籠。

裴時遇來到了買燈籠的攤子前問商家。

“老闆,可不可以是自己畫一個圖形,然後你交我做一個,我給你錢”。

老闆也是爽快的答應了裴時遇的請求,很快一個狐狸的燈籠就做好了,裴時遇看著這麼合他心意的燈籠便捨不得將它放飛,又不想它隻被自己一個人看到,便去找了個線,係在燈籠上麵,當風箏一講將它放飛。

裴時遇找了個屋頂考著屋簷坐下,狐狸燈的絲線被裴時遇纏在了淮玉扇上,細長的手指輕輕拉拽的絲線,狐狸燈在裴時遇的視線裡飄動。

“孃親,你看天上有一個不一樣的燈籠”幼小的孩童用手拉扯著母親的衣袖指著上空說到。

“是嗎,還是狐狸的誒”

“孃親我也想要一個這樣的……”

聽著過往行人的話語,裴時遇的嘴角也微微勾起,心情變得更加的愉悅。

於是偏頭一看,對上了一個清亮的目光,女孩一雙大大的桃花眼直直注視著自己,墨發中插帶的步搖在燈光的照射下襯的更加耀眼。一身清綠色的衣裙顯的越發鮮活。

薑泠望著裴時遇注視過來的視線,與之對視相忘。薑泠用手指了指在空中飄動的狐狸燈,便移開自己的視線去看狐狸燈。

裴時遇看到女孩的動作輕輕笑了笑,在屋簷上找了快石子將狐狸燈的絲線纏在石子上,抬手往下一拋,落在了薑泠的麵前。狐狸燈也因為石子的重量向下飄落。

薑泠看到自己眼前突然多出的纏繞著絲線的石子以及狐狸燈,於是彎腰撿起,起身再看坐落在屋簷的少年已不見了身影。

在薑泠看燈的時期,蘇清逸也趕到了這裡,找到了薑泠。

“師妹,我一個眨眼的功夫你怎麼突然就不見了”?

“師兄,我去買糖葫蘆了,買完就找不到你了”

薑泠對蘇清逸眨眨眼睛無辜的說到。“好了好了,不過你手上的燈又是那來的?還挺可愛!”

“燈是從地上撿的啦,自己落在我麵前的”師兄妹兩人在街上又四處逛了一會便回去了。

夜晚,明月高高的掛在枝頭,樹枝在月光的照射下,顯示出幽幽的倒影,銀色的月光透過窗戶的縫隙,使屋內的黑暗微微的褪去。

薑泠躺在床上,不斷變換著睡覺的姿勢,但依舊冇有一點睡意。

薑泠隻好睜開了緊閉的雙眼,望著窗外的月光,可思緒確飄到了那個白衣少年身上,這個少年給她的感覺跟其他人都不同,雖然意氣風發但是卻不容讓人看透。

-。燈光的明亮使狐狸的眼睛更加的神采奕奕。這盞款式獨特的燈卻隻在這一片地方飄動,並冇有同其他燈一樣會慢慢的飄離視線外。薑泠突然發現狐狸的爪子上有一根細細的絲線,順著絲線延展的方向看到了一位少年。少年玉冠束髮,白衣窄袖,湖藍色的腰封係在腰間,衣襟和袖口出也同樣用著湖藍色的絲線繡著竹葉花紋。眉眼深邃,棱角分明。少年彎曲著一條腿,半倚著靠在房梁之上,修長的手裡握著一把白玉扇,係在風箏上的線也纏在了扇柄上,...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