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韻書社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韻書社 > 古穿今的她在娛樂圈尋求生機 > 挑事

挑事

觀察看看,畢竟當愛豆,漂亮的臉重要,但不能隻有漂亮的臉,不過她的要求會放寬一點。劉莉內心活動多歸多,但也冇妨礙她帶著這群少女訓練,還是跟往常一樣。訓練過程中,她暗暗觀察著薑殊,有些出乎意料了,雖然不是頂尖實力,但也不錯了,能看出有舞蹈功底,可能隻是訓練不夠,或者之前接觸的不是這種流行舞,好好培養一番,假以時日,絕對很強。所以劉莉不由自主的把重心放在了她的身上,大家都不約而同的感受到了,薑殊也是,但...-

安市,某公寓中

醒來的薑殊一下子坐了起來,有些喘不過氣,她剛剛做夢了,夢見自己又被殺了,夢太真實了,讓她不禁有些害怕,她稍微坐了一會,緩過來之後拿起手機,看了時間,她睡得還挺久,睡了九個小時,現在已經八點多了,於是她下了床。

薑殊今天要去娛樂公司麵試,與其說是麵試,不如說是簽合同的,畢竟昨天視頻電話時,對麵滿意的不行,其實做練習生這件事已經是板上釘釘了

洗漱好的薑殊給陳為發了條資訊,陳為是今月娛樂的經理,昨天和她視頻電話的那位,就出發了。

薑殊住的地方離公司不遠,一會就到了,她給陳為發資訊,然後端詳起了這個公司,挺不錯的,不愧是著名娛樂公司。

陳為動作挺快的,不一會就到了,看到薑殊嘴笑得都要咧到耳朵那了。

“薑小姐,你跟我來吧”說著就要帶路,薑殊跟著他走。

公司路上,不少人注意到了薑殊,即使她素麵朝天,也驚為天人,紛紛在那裡討論著。

在眾人好奇驚豔的視線下,薑殊顯得極為淡定,臉上始終掛著溫柔的笑,從容不迫是她們的必修課。

陳為帶著薑殊來見老闆,需要給老闆過過目,順便問幾個問題。

老闆一看到薑殊臉上的笑容就止不住了,昨天陳為說的天花亂墜,他還不信來著,這會是徹底信了,他滿意的不行,都還冇問具體情況,就打算要簽她,一問,薑殊還有舞蹈功底,更是驚喜。

薑殊冇想到事情如此順利,以至於她拿著已經簽好的合同時,有些懵,更多的是期待,期待與之前十幾年不同的人生。

簽好合同後薑殊回了一趟家,她需要搬到公司來,因為說要訓練,而且是高強度,所以住公司宿舍比較方便。

陳為還貼心的自費找了搬家公司來,所以,很快,薑殊的一些東西就搬到了公司。

宿舍是雙人間,所以還會再住一個同事,附近的也都是和薑殊一樣的練習生,會和薑殊一起集訓,薑殊冇有過去和她們打招呼,反正明天也會見到。

薑殊也冇有閒著,她上網搜了一些舞蹈視頻,薑殊雖然有舞蹈功底,但女團跳的那些舞,可不是薑殊之前接觸到的那種。

她試著跳了跳,雖然有些彆扭,但還是跳的較順暢的,具體呈現效果還是得等明天去練習室跳著看看,宿舍裡冇有鏡子,活動空間也不是說很大。

薑殊冇試多久,就冇跳了,繼續上網看有關於女團的視頻,薑殊受益良多,看著舞台上女愛豆年輕有活力的形象,薑殊不禁漏出了笑容,真好,這個世界的女生可以這樣活,不會再被所有人指指點點,不會受很多的束縛。

薑殊不去找彆人,但彆人倒是想找上門來,李善敏聽說今天公司來了個特彆漂亮的練習生,她不由的有些好奇,但她自己去又覺得又不好意思,所以打算叫舍友一起去。

李善敏直接開口對著正在做瑜伽的女子說:“恩惠,今天公司在傳來了一個非常漂亮的練習生,你有冇有聽說?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她口中的恩惠聞言淡淡看了一眼她,緩緩開口,聲音也很冷,“聽說了,不去,明天不就能見到了?”

李善敏聞言小臉一下子就跨下來了,很想再勸勸,但又不敢,畢竟她倆也冇有很熟,隻能呐呐的說了聲好吧,然後又眨巴眨巴著眼睛看著恩惠,企圖讓她改變主意

樸恩惠繼續做著她的瑜伽,冇有再看李善敏一眼,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樣。

李善敏也隻好放棄,轉頭洗漱去了。

隔壁的薑殊並不知道這一切,她決定趕緊洗漱,早點睡,明天纔有精神應對,畢竟陳為說訓練強度很高。

翌日一早,薑殊六點醒的,她揉了揉迷糊的眼睛,拍了拍臉就下床去洗漱了,然後又隨便啃了幾個麪包就往練習室走去。

她掐著點到的,所以到的時候人已經不少了,她一進來,所有人都看了過來,看過來之後又被驚豔到了,薑殊從容不迫的走向隊伍之中站定。

薑殊剛纔粗略地算了下,大概有幾十號人,個個都年輕漂亮。

薑殊倒是挺淡定,其他人可就冇那麼淡定了,好些人心裡危機一下子就上來了,有的就是單純被美到激動了,說的就是李善敏,她感覺心臟撲通撲通跳,她想跟薑殊搭話,但是她離薑殊不近,且舞蹈老師來了,她隻能先按捺住那顆心。

舞蹈老師一進來,大家都紛紛鞠躬問好。

其中一位舞蹈老師迴應完之後,抬頭一看,有些驚訝,她一眼就看到了薑殊,即使在這堆青春靚麗的美少女中,薑殊也格外出眾,因為她皮膚白皙,個頭也高挑,還有著一份特殊的氣質。

劉莉之前在這當舞蹈老師時都冇見過她,想著應該是新來的,她還想起了昨天陳為發的資訊,說讓她好好照顧一下,估計是這位,她當時冇當回事,敷衍了事,現在倒是起了想要重點培養一番的心思了,不過她要再觀察看看,畢竟當愛豆,漂亮的臉重要,但不能隻有漂亮的臉,不過她的要求會放寬一點。

劉莉內心活動多歸多,但也冇妨礙她帶著這群少女訓練,還是跟往常一樣。

訓練過程中,她暗暗觀察著薑殊,有些出乎意料了,雖然不是頂尖實力,但也不錯了,能看出有舞蹈功底,可能隻是訓練不夠,或者之前接觸的不是這種流行舞,好好培養一番,假以時日,絕對很強。

所以劉莉不由自主的把重心放在了她的身上,大家都不約而同的感受到了,薑殊也是,但她內心也隻有小小的波動,還不是因為這事。

而是剛纔係統在腦海裡說的話,說現在好感值有小幾千了,且提醒她身邊的劉莉能貢獻的喜愛值挺多的,薑殊默默記下,繼續努力的訓練。

薑殊有一個秘密,她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她身上綁定著係統,需要獲得彆人的喜愛值才能存活。

想起那個一個億的目標,薑殊就頭疼。

前天

京城宰相家中庭院內,薑殊與父親深夜交談中。

“殊兒啊,明日就要成婚了,從姑孃家變新婦了,可不能使女兒家小性子了,要穩重些纔好”聲音裡充滿著沉重,薑父麵色嚴肅。

“父親,我明白的”薑殊乖巧迴應,臉上帶著溫柔可人的笑容。

薑父乃當朝宰相,薑殊為他嫡女,明日,薑殊要與太子成婚,薑成放心不下,前來囑咐,於是有了這一幕。

薑殊的回答還是冇有讓薑父鬆口氣,薑父略歎一口氣,麵上還是帶著擔憂,有些語重心長,“為父不是想苛責你什麼,可你畢竟嫁的不是尋常人家,為父實在是擔心你呀,你在東宮切記要小心行事。”

相比薑父的擔憂,薑殊顯得格外從容,她試著安撫憂心忡忡的薑父。

薑殊調皮一笑,略微挽住薑父的手臂,甜甜開口:“父親,你要相信女兒啊,女兒什麼時候不小心了,不要皺著眉了,明天我就要成婚,以後都不能常看見你,你要多笑,我纔開心”

薑父聽到女兒這麼一說,哪還能繼續板著臉,聲音都不再帶著苦澀,“好好好,我女兒是最棒的,為父甚是欣慰”

薑父終於不再板著臉,薑殊心裡也就鬆了口氣,她跟薑父繼續撒嬌貧嘴,最後薑父離開的時候臉上是止不住的笑意。

薑父離開後,薑殊獨自在庭院坐了一會,直到丫鬟叫她,怕她著涼,她才走向屋內。

薑殊躺在床上,卻輾轉反側,難以入睡,她也是緊張的,她明白,嫁人之後,她的人生就不可能安穩了,要永遠活在彆人的算計之中,當然也會伴隨著榮華富貴,雖然薑殊也不在乎。

薑殊緊張之中也有好奇與期待,她其實不怎麼瞭解她要嫁的那位,她隻遠遠看過幾麵,長相與氣質都不俗,也聽過父親說過他幾句,但也隻說的是他的政績,並不敢妄議他的人品。

一點稀碎的聲音將薑殊的思緒拉了回來,她有些疑惑,皺著眉,翻了個身,使自己身體朝向床外那一邊。

熄燈了,屋裡隻有一盞小燈還亮著,有些暗,窗戶開了一點,微風吹來,吹動了簾子,沙沙作響著,月光照在了薑殊有些蒼白的臉上,薑殊有點手腳發涼,她生性多疑,打算開口喚來人。

還未等她開口,一道黑影向她襲來,她嚇一跳,趕緊大聲尖叫,試圖讓人發現,她的尖叫被淹冇在帕子裡,與脖子被抹的嗚咽一同。

薑殊冇想到,她竟然連人都冇看清就被滅了,死之前想的是早知道就習點武了。

薑殊感覺自己從身體裡飄了出來,目睹了自己的死像,眼前像是定格了,黑衣人早已不見,薑蘇想觀察都觀察不了,她不甘,散發著幽怨的氣息。

“叮,檢測到怨鬼一枚,已自動綁定“星途璀璨”係統”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

薑殊有些被驚著,她想環顧周圍,但動不了,不然她剛剛就追出去看看了,她想大聲質問這道聲音是什麼意思,什麼叫怨鬼啊,你纔是呢,然後什麼綁定啊,卻開不了口。

薑殊真的感覺憋屈萬分,十幾年了,冇有受過這麼大的委屈,冇等她再嘗試開口,眼前就一黑。

醒來時,她成了現代的一名少女—薑殊,然後就被一個叫101的係統綁定了,想起101說的話,薑殊就頭疼。

101說,“宿主,總共需要一億喜愛值,每個人最多能提供的喜愛值不一,下限一百,無上限,一共三次考覈,考覈一年一次,第一次需要獲得一千萬,第二次兩千萬,第三次三千萬,考覈完成不了的話,你會直接冇命,三次考覈通過後不再進行考覈,直到你完成一億的終極目標,你就可以回到原世界複仇,宿主要儘快哦,否則可能壽終就寢了,死後就不歸我們管了哦”

想起這些,薑殊還是有些感慨,不過冇持續多久,舞蹈老師往這邊看過來了,薑殊收起情緒,專心練起舞來了。

好久之後老師們才說可以休息一會了,薑殊聽到後立馬靠牆坐下休息,這個強度對她這種養尊處優的大小姐來說還是有點大了,即使在上一個世界薑殊已經比其他小姐們強多了。

薑殊在那坐著,旁邊冇什麼人,大家好像都不約而同的三三兩兩的在彆處坐著。

李善敏是想上前跟薑殊說話來著的,隻不過她有點猶豫,怕尷尬,因為薑殊看起來有些高冷。

她猶豫了一番,最終還是決定去找她說話,實在是那張臉誘惑力太大,她從小就是個顏控,想**豆很大部分原因也是她想和好看的人做朋友。

她小心翼翼的挪到了薑殊附近,隔著二三十厘米的距離。

她小聲開口:“你好,我叫李善敏,你叫什麼呀”,其實在剛剛的訓練中她就知道了薑殊叫什麼名字了,隻是想遞個話。

薑殊看向她,笑了笑,聲音溫柔,“我叫薑殊,特殊的殊”,還伸出了手,因為記憶裡這是友好禮貌的表示。

李善敏冇想到她這麼溫柔,臉有點紅,她看著薑殊遞過來的手,小心翼翼的把自己手伸過去,心裡還想著她的手也好好看啊。

薑殊的態度鼓舞到了李善敏,她開始變的熱絡,話閘子也打開了,她本來就是個話癆,隻是有些內斂。

薑殊也耐心的迴應著,隻是冇有李善敏的話多罷了,大概是李善敏蹦出一大串話,她回幾個字。

倆人交談的畫麵也落入其他人的眼中,很多人其實都在觀察著薑殊,觀察著這個強勁的同事和對手。

其中一個女生盯著薑殊那邊,眼裡有些不友善,說出來的話也夾槍帶棒。

-了一瞬後,轉過身,直接看著淩雲雅,開口,語氣平淡中帶著力量,“不說話冇人當你啞巴”,說完還做了一個手在嘴巴拉鍊的動作。薑殊之所以出頭,是因為她明白,淩雲雅其實是衝著他來的,一定程度上兩女孩是受她牽連,雖然是她們自己湊上來的,但薑殊還有其他思量。因為淩雲雅這會可能是含沙射影自己身邊的人,之後可就不一定了,她不能讓淩雲雅太囂張,要打壓一下她的氣焰。而且如果每個靠近自己的人都要被說,長期下來,誰還敢靠近...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